走在老张身后的郑微一边同情地看着那个连连喘气扛皮箱的男生,一边在心里嘿嘿偷笑,看来上了工科大学也有个附加的好处,在这个母猪都被捧成玛丽莲・梦露的地方,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从舍管科的阿姨那儿领到钥匙后,郑微顺利地找到了门牌为402的宿舍。推门进去,是一个六人的小单间,窄是窄了点,但阳台、卫生间一应俱全。郑微对这个一向不挑剔,看了看四周,六张床上已经有三张摆放了行李,看来她是第四个。听舍管科的阿姨说,由于宿舍不足,没办法按照班级给她安排住的地方,所以她所在的是一个混合的宿舍。郑微没有住过校,她对即将开始的集体生活感到万分期待,她在靠近洗手间的床位上挑了个下铺,今后这里就是她的地盘了。 几个帮忙的男生还在等着郑微,其中工作量最大的那一个汗流得就像洗过澡似的。林静说出门在外嘴巴要甜,于是郑微笑眯眯地对着几个师兄连说谢谢,他们果然受用。老张更是大手一挥,“这算什么,小意思。”豪爽的姿态让人差点忘记了他一路上是空着手只动嘴皮的那个人。 办入学手续的路上,扛皮箱的男生才缓过劲儿来,气若游丝地问了一句:“我可不可以知道你皮箱里装的是什么。” 郑微嘻嘻一笑,“我的全部家当。” 办入学手续的人还是那么多,好在老张交游广泛,八面玲珑,领着她四处穿梭,竟然免去了好几次排队之苦。饶是如此,当郑微办妥了全部的手续重新站在树荫下时,不禁感叹,这鬼地方真热呀。她原本以为自己称得上是地道的南方人,哪知道来到这亚热带的城市,才发现她那位于东部省份的家乡的气候绝对算是凉爽宜人。不过没有关系,她总算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这个地方,和林静站在同一个城市的天空下,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又可以像过去那样黏着他。想到这里,郑微觉得高三一年的苦读没有白费。她强忍着雀跃,在心里大声说:“我终于来了,林静!” 开学一个星期之后的这天晚上,郑微在宿舍里握着电话发呆,这是她第三次把电话打到在G市的政法大学上学的林静的宿舍。有一次没人接听,另外两次都是个陌生男孩子的声音,说的都是同样的话,“你找谁……哦,不好意思,林静不在,他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你是哪位……好吧,你的电话我记下了,他回来之后我会转告……” 郑微心里空落落的,满腔的喜悦都化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郁闷。林静说他最近比较忙,不能到火车站接她,她一点儿都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林静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才会连小飞龙抵达G市都抽不出时间来迎接,等到他忙完了,一定会第一时间跟她联系的。可是,都好几天了,他不但没有来找她,就连她主动打电话都找不到他。 舍友朱小北走了过来,拍拍郑微的背,“同志,你的电话究竟是要拿起还是放下,麻烦给个明确的指示,我要打个电话回家。” 郑微烦恼地把电话塞到朱小北手里,“打吧打吧,爱打多久打多久。”睡在郑微对面床的何绿芽和嗑瓜子的卓美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郑微故意装作看不见,怏怏地躺回自己的床上,看着蚊帐顶发呆。 林静究竟在忙什么?暑假没有回家,现在打电话到他宿舍总是不在,郑微通过他的舍友给他留了自己的电话,也不见他回复。明明上火车的前两天郑微还跟林静通过电话,他在那一头答应得好好的,等她到了G市,他就会带她到处去玩,吃遍G市的小吃,当时郑微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异样,就连他的笑声也是一如既往地带着她熟悉的宠溺和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