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现在郑微没忘记两人的约定,林静却踪影全无。难道是她打错了电话?不可能!那个电话她倒着也能背出来,何况那边接电话的舍友明明也是认得林静的,只是说他不在。 不在不在,老是不在!还说是个模范好学生,不知道跑到哪儿鬼混去了!郑微气鼓鼓地想,等到见了面,非把他数落一顿不可。 “干吗?郑微,还是没联系上你的林哥哥呀?”一直躺在床上看书的另一个舍友黎维娟笑着打趣她,郑微“嗯”了一声,便不予理会,翻过身去装睡。 这个时候,为期一周的新生入学教育刚结束。402的六个女孩子基本上都已经混熟,她们都是同一年级的新生,不过并不都在同一个系或班级。正在打电话的朱小北是个东北女孩,学机械自动化的,剪了个比男生还短的头发,讲一口饶舌的普通话,从来不穿裙子,性格大大咧咧的,在宿舍里和郑微性格比较相投。住在郑微对面床的是卓美,本市姑娘,计算机专业,唯一的爱好就是吃和睡,目标是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在郑微看来,她已经离她的目标很近了。卓美的上铺就是刚才说话的黎维娟,河南开封人,管理学院的。G大一向以工科著名,经济类学科和文史类学科都是这几年刚开办的,毕竟不是主流,招生人数也不多,所以黎维娟是她们宿舍里唯一的非工科生。黎维娟性格比较一板一眼,平时做事说话一套一套的,郑微不太喜欢她,觉得她是假正经,跟自己合不来,不过黎维娟倒是挺喜欢跟郑微搭讪的,有事没事也跟她开两句玩笑。朱小北的上铺何绿芽,家在G市附近的郊县,跟小北同班,也是学机械的,是个老实本分的姑娘,大家赞同的事她不会反对,别人开心她也开心。最后剩下来的就是郑微的上铺阮莞,都说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这不,郑微刚想到这个人,她就正好推门进来了。 朱小北刚打完电话,朝刚回来的人笑着说:“美女,去哪儿转悠了一晚上?” “出去走走,散散步。”阮莞说。 郑微的脸朝着墙,心想:月黑风高的晚上去散步,长成这样还整天在学校里四处闲逛,不是成心招蜂引蝶,是什么? 不能怪郑微对她的上铺有成见,自古文人相轻,美人更是如此。虽然郑微不是什么绝世大美人,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不错,在这样的“和尚”学校里更是一枝梨花压海棠了。她想起来入学第一天,办完手续站在树荫下乘凉,听见有人在她不远处惊呼一声“哇,美女!”,当时她芳心暗喜,心想:这些小男生,也太没见过世面了。正待转过头去让他们看看她无敌美少女的正面,却发现别人的眼神越过了她,直直射向从她身后走来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呢?就算郑微一向自视甚高,也不得不承认,男生的眼睛此刻越过了她,落在另一个焦点上是有道理的。美女,绝对的美女!走过来的那个女生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看人家胸是胸、腰是腰、臀是臀的,连走路都有种轻盈的韵律,无怪乎刚才还朝她傻笑的老张也立刻叛变了,眼睛雷达一样地扫射着佳人。相比之下,郑微低头看了看自己只比老张明显一点的曲线,心情开始跌落至谷底。 如果说这次偶遇还只是个不怎么美丽的小插曲的话,那么,当开学第一天的下午,郑微发现路遇的大美女走进了402,跟大家打了招呼之后,居然,居然姿势美妙地爬到了她的上铺的时候,她顿时觉得这简直是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