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母”说:“说句让你听得懂的吧,痘大脸更白,你可以美美地出门了。” “是吗……”郑微心里一喜,仔细端详,越看越觉得有道理。等她抬起头来的时候,朱小北和阮莞都走出门去了,她忙追了上去,“哎,你们还没告诉我去政法大学坐几路车呀!” 政法大学和G大同是这个南国都市最著名的重点院校,位置上相隔并不远,郑微坐了半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就踏进了政法大学的校门。她走走看看,想象着林静也曾经这样无数次地走过她现在走的路,看过她看到的风景,不由觉得周围陌生的一切都有了种亲切感。 同样是大学,原来也可以有这么不一样的感觉。G大最大的特色是不管什么时候,学校里走来走去的都是戴着眼镜夹着书包匆匆赶路的人,在那里再散漫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跟随身边的节奏加快脚步,就连老鼠也跑得比别的地方的要快一些,晚上10点之后学院主干道上基本“鸟兽”散尽。相对而言,郑微眼前的政法大学要显得有人气得多,不但周围的建筑物都显得更有生活气息,道路上的人也比较多,漂亮而时尚的女生一拨一拨的,令人目不暇接,难怪G大的男生把这里当做了他们的择偶天堂。 郑微心里感到小小的不是滋味,原来林静天天都生活在这样的一个花丛中,难怪他整天都不在宿舍,都乐不思蜀了。 她并不知道林静宿舍的确切方位,不过女孩子长得乖巧一些就是有好处,问路的时候更是验证了这一点。一路畅通无阻的,郑微在研究生宿舍楼附近第三次问路时,一个自称对林静有印象的男生直接将她带上了楼。 “喏,好像就是这间。” 带路的男生离开后,郑微在那间宿舍的门口看了看,发现房门是虚掩的,她敷衍地敲了敲门,便推门探了个头进去。里边比她现在住的宿舍要宽敞一些,只有两个床位,都是上铺住人下铺放书、行李和电脑的。这个她曾经听林静说过,不过她所看到的这两张床上,只有其中一张还摆着被子枕头什么的,另一张则空空如也,一个男生坐在下铺的电脑桌前专注地玩游戏,但并不是林静。 郑微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那男生却已经看到探头探脑地朝里面张望的她,便停下了手中的鼠标,问:“小妹妹,你找谁?” 郑微心里一喜,她记得这个声音,前几次应该就是这个男生接的电话,老是不厌其烦地说林静不在,看来没认错门,她放心了一些,既然找到了他的老巢,守株待兔地等,就不怕逮不到他,等他回来她要好好地骂他一顿。 想着待会儿就能等到林静,郑微心情大好,连带对他的舍友也感到特别亲切,“你好,请问林静是住这里吗?” “你找林静呀……他原本是住这里的……” “啊?他搬宿舍了?”郑微挠了挠头,“难怪我老找不见他,你知道他搬哪儿去了吗?” 男生面露诧异,“他前两天就已经走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