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去哪里?”郑微一下没反应过来,表情呆呆的。 “出国了,去美国了,怎么,你不知道?”男生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骗人!我前两天才给他打的电话,你还说他只是出去了,他去美国怎么可能不告诉我?”郑微鄙夷地看着这个说谎话的男生。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老打电话来找林静的女孩子。”男生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说。 “没错,就是我,所以你坦白吧,他到底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一定是你没有把我的电话号码转交给他对不对?”郑微气势汹汹地问。 那男生一脸委屈,“我骗你干吗?他的确是前几天去了洛杉矶,我们系只有一个交换留学生的名额,就是他了,这事又不是秘密,你不信的话就到隔壁宿舍问问,大家都知道的,我犯不着骗你一个小姑娘吧?至于你的电话,他老早就知道了,他让我跟你说他不在,我有什么办法……” 他还没说完,就被郑微脸上的杀气吓了一跳。 郑微完全不能接受这番说辞,简直太荒谬了。林静是最喜欢跟她打电话的,虽然通常都是她说他听,但是两人总能愉悦地煲上一两个小时的电话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林静绝对不会故意不接她的电话,更何况去美国这么大一件事,先不说她千里迢迢地考上G市的大学,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即使他真的要出国,第一个知道的人也应该是她郑微。 “你就是骗人!林静要真去美国的话,他怎么会不告诉我,他在的话怎么可能不接我电话,你到底有什么居心?”郑微步步紧逼,誓要拆穿这个荒谬的谎言。 男生往后缩了一下,哭笑不得,“天地良心,我能有什么居心,你可以看看那张空了的床,原本就是林静睡的。” 郑微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再瞄向他指着的那张空床,眼尖地发现了床头的地方还摆着什么东西,远远看过去,似曾相识。她走上前拿了起来,是一本口袋版的安徒生童话。她把它拿在手里,这本书多么熟悉,熟悉到她不用翻开就知道第32页的地方还留着她的墨宝。 这曾是郑微最最喜欢的一本书,最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最最喜欢的林静。仿佛想证明自己是错误的,她手忙脚乱地找到那一页,清晰地看到了歪歪斜斜的几个钢笔字―“玉面小飞龙藏书”。 那男生发现这凶巴巴的女孩子忽然不说话了,呆呆地捧着本书站在林静的床前。 “看,我没骗你吧?行李都带走了,就还剩这本书没拿。”那男生还在絮絮叨叨地解释,忽然就被郑微惊天动地的哭声吓了一跳。 “他真的走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郑微不能相信,但不得不相信一个摆在她眼前的事实,林静走了,他连她送的书也扔下了,而她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郑微也不记得自己待在林静曾经的宿舍里哭了多久,开始是站着的,后来索性蹲了下去,揪住那个男生的裤脚继续哭。哭声招来了该层宿舍大多数的人来看热闹,就连看管宿舍的老伯都走了上来。大家都问那个男生到底怎么欺负了这样一个小女孩,那男生又难堪又委屈,直呼自己被林静害惨了,最后连哄带求地把哭累了的郑微送到了公车站,给她付了公车费,看着车子载着她离去,这才松了口气。 郑微在公车上的时候已经哭肿了双眼,可眼泪还在哗哗地流,仿佛要把心里的难过、困惑、失望和委屈,通过这种方式歇斯底里地宣泄出来。让她怎么能不伤心?她的林静,从小就是她追逐目标的林静,说好了要等她的林静,一句话都没给她留下就去了美国。全世界都知道他要离开,只有她郑微不知道,在离开之前,他甚至连她的电话都不肯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