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觉得日子不好过的时候,通常是妈妈吵架后一怒之下负气出走,一走就是好几天,爸爸就会不断地加班、出去喝闷酒。有时一连几天两个人都不见踪影,她要上学,不能老到相邻城市的奶奶家去了,只得牢牢地捏着平时的零花钱和他们留下的生活费,一点儿也不敢大手大脚地乱用,她害怕钱用完了,他们还不回家,那她可就惨了。这个时候,邻居的叔叔阿姨们都喜欢抢着让她去家里蹭饭吃,她最喜欢去林伯伯家,也就是林静的家里。别人都说林伯伯是单位里的大领导,但郑微觉得一点儿都不像,因为林伯伯全家都对她疼爱得不得了,每次她坐在林静的身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饭,碗里都是林伯伯和孙阿姨给她夹的菜,她看着林静偷偷地笑,嘴里吃得特别香。 晚饭过后,林伯伯就会让林静陪着郑微写作业,林静房间里的台灯有着柔和的橘红色,暖洋洋的。有时她甚至会想,要是爸爸妈妈一辈子都不回来,她永远待在林伯伯家,永远待在林静身边该有多好。现在想起来,郑微觉得自己从小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郑微还记得上了高中之后,爸妈又一次世界大战,这一回,他们当着她的面摔了碗,事后他们边收拾着屋子里狼藉的残局,边安慰着一旁的她,“对不起,微微,是爸妈不好,让你受惊吓了。”当时她只对他们说了一句话:“爸,妈,你们为什么不离婚?”他们立刻吓住了,团团围着她,说:“这孩子吓糊涂了,爸妈不离婚,就算为了你也不会离婚。” 郑微很想说,其实她没有受到惊吓,也一点儿都不糊涂。多么可笑,明明他们的婚姻破碎到一塌糊涂,却为了她苟延残喘地拖着,理由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难道他们以为这样名存实亡的家庭就能带给她幸福和安全感吗?可是她没有说出这些,因为她知道,自己无忧无虑地成长已经是爸妈唯一可以慰藉的东西了。 所以,当十八岁的郑微被匆匆召回老家迎接父母的离婚判决时,她只觉得如释重负。这些年已经对他们的战争彻底厌烦了,她都替他们累!可是为什么心情轻松不起来,一想开口泪水就在眼里打转? 爸爸说累了,他劝说着奶奶走回另一个房间,离开前对前妻说:“你单独跟女儿聊聊可能会好一些。” 现在只剩下她跟妈妈,郑微反而心里越来越难过。妈妈看她眼睛红了,忙说:“微微,妈妈知道这件事对你伤害很大,但我和你爸爸也是没有办法……” 郑微终于忍无可忍,她边哭边对妈妈说:“你们合不来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离婚就离婚,我管不着,可是世界上那么多男人,你为什么偏偏要跟林伯伯纠缠不清呀?” 她也是回来后才从奶奶的咒骂中得知,爸妈离婚的最主要理由并非因为女儿长大了,再也没有顾忌,而是妈妈跟林伯伯的私情东窗事发。林伯伯为此要跟孙阿姨离婚,孙阿姨一气之下告到了上级领导那里,要求单位出面给个说法,并声称绝不离婚,拖也要拖死这对狗男女。反倒是妈妈铁了心似的要跟林伯伯在一起,自己断了后路,先离了婚。 妈妈今天没有上妆,素着一张脸还是那么漂亮,一点儿看不出已经是一个十八岁女孩的母亲,她看着女儿,眼里的悲伤一览无余,但没有眼泪。 她说:“微微,你可以看不起妈妈,妈妈不是一个好女人,但是我跟你林伯伯插队的时候就认识……” “难道他就是你说的老槐树下的初恋情人?”郑微惊讶得忘记了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