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点头,“那时我和他都年轻,插队的时候虽然苦,但是好在有他。后来他得到了高考的名额,考上了大学,才慢慢地跟我断了联络。他大学毕业分配到这个单位,娶了你孙阿姨,事业一直很顺利,我返城后被招工到一个纺织厂,经人介绍嫁给了你爸爸―你爸爸性格跟我不合,但他还是个好人。你出生后不久,纺织厂的效益就越来越差,你林伯伯就暗中帮忙把我调到了这里。不管你信不信,这些年来我跟你爸爸感情的确不好,但我跟你林伯伯之间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我们也说好了要把这段感情彻底埋在心里,跟谁也不提……” “那你们现在干吗还这样?”郑微想起了林静,感到倍加难过,她爸妈的感情不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可林伯伯和孙阿姨的婚姻看上去是那么的和谐完美,林静要是知道了这些,该有多难过,尤其,插足他父母婚姻的第三者,竟然会是她的妈妈……郑微忽然一惊,始终困惑她的一件事似乎有了答案―她都知道了这些事,林静还有可能不知道吗?她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像被风吹落的树叶一样,空落落的,失去了着落的方向。 妈妈说:“前一段时间,单位组织去婺源旅游,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地就一个人走回了李庄,那棵老槐树还在。我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在那里看见了你林伯伯,年轻时候以为眨眼间便会过去的事情,原来是一辈子的。那天,我和他都哭了,后来,你林伯伯就在树下跪在我面前,说下半生一定会给我幸福。” 郑微听得痴了,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微微,妈妈是个在感情上很失败的女人,也不怪别人看不起我,但是你要谅解,妈妈已经不再年轻,也许这是我一辈子最后一次放任的机会,也是最后一次幸福的机会,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不能回头。” “这么多年来都可以相安无事,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她像是自己对自己说。 “曾经有过那么一次,你林伯伯有外调的机会,那时我正和你爸爸吵得心灰意冷,曾经想过跟着他走,再也不回来。可是我刚走到门口,就看着你跑了上来,看着我甜甜地笑,问我要去哪里,那时你才五岁,你拉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走不了了,我舍不得你。但是现在你长大了,会有自己的爱情和生活,而我只会一直地老下去,我不想到再也走不动的时候才后悔。” 郑微努力地回忆,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五岁时的那次经历,但她相信妈妈说的都是真的。她想起刚才自己的委屈和愤恨,那仅仅是为了父母的离异吗?孩子才是世界上最自私的人。她把头靠在妈妈的怀里,从小妈妈跟她就最亲,别人都说她们看上去像一对姐妹。 “妈妈,如果林伯伯不离婚呢?”事已至此,她开始为妈妈担忧。 “怎么样都好,我离婚的时候就没想过后悔。” 返回学校的时候爸妈一起送她到站台,上车前,郑微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在他们各自的耳边笑着说:“如果我还能有弟弟妹妹,一定不可以比玉面小飞龙更可爱!” 火车开动,郑微看着站台上不愿离去的爸妈身影越来越小,终于再也看不见了。她在心里说,你们都要幸福,我也要幸福。 再见林静! 郑微跟阮阮一起在上课铃响前一分钟走进教室,老师还没到,教室里黑压压地坐了不少班上的同学。大一新生都是激情澎湃的,出勤率奇高。先到的都纷纷挑靠近讲台的位子坐了下来,生怕看不见讲师教授们的英姿,一本本崭新的笔记本摆得整整齐齐,一双双眼睛里都闪着求知的灼灼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