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后面的一干男生眼尖地看到了清新可人、表情困惑的郑微,立刻热情招呼道:“小师妹,想不想加入我们文学社?” 郑微立刻退了几步,掉头就走,心想,就我这写作文都文理不通的,还文学社呢。她走回原来的地方,发现在等她的阮阮更是成了周围几个社团狂热招揽的对象。 “阮阮,你要加入吗?” 阮阮摇头,“太麻烦,我们走吧。” 快要走到社团摊位尽头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声呼唤,“微微,微微……” 郑微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不是叫自己,刚挪步,又听见更急切的呼唤,“微微,看这边,看这边!”这回她总算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那张脸的主人正在拼命朝她招手。 “你认识?”阮阮惊讶地问。 “好像挺面熟,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一走过去,那个叫她的男生立刻熟稔地招呼,“微微,总算把你等来了,都开学这么久了,你还不给我电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郑微在听到对方那声“微微”之后暗地里打了个寒战,心想我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熟人,她看了眼前这张长满了青春痘的脸几秒钟,开始恍然,这不就是新生报到那天那个热情的老张吗? “嘿嘿,我前几天有事回去了,老张,你在这儿干吗?”既然是熟人,她也就不那么戒备了。 “还能干吗,社团招人呗,该吸收点儿新鲜血液了。” 这年头仿佛是人都混个社团,郑微看了看老张的地盘,这是所有摊位中最不起眼的角落,他身后站了两三个跟他一样不修边幅的男生,桌子边上却没有别的社团那么漂亮醒目的宣传画,就连挤在桌子前报名的新生都没有别处的多。 “你这是什么社团呀,好歹也有个标志吧?” “在这儿呢。”老张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纸,看得出那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一页,边缘还参差不齐的,上面用圆珠笔写了“围棋社”三个大字。 郑微大笑,“老张,你们社团也太艰苦朴素了吧?一路走来就没见你们这么寒酸的社团。” 老张一点儿也不介意,他抖了抖那张纸,“我们这叫低调!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形式不重要,我们看重的是内涵。” “那你继续有深度吧,我可要走了。”郑微边笑边说。 “那怎么行,既然来了,就加入我们社团吧。”老张理所当然地说。 郑微扑哧一笑,“你们这么有内涵的东西我可不懂,我只会玩飞行棋。” “没事,你只要进来了,我们那么多人,还教不会你一个小姑娘?看你一脸聪明相,绝对学得快。” “算了算了,你们另找高明。”郑微这就要走,被老张一手拦住,“妹妹,就给个面子吧,要不,我们不收你入会费……这样都不行?那这样吧,你加入,这副会长就让你做了……” 郑微吓了一跳,愈发觉得眼前是龙潭虎穴。老张见她还不肯答应,再次使出了牛皮糖的功力,“看在开学那天老哥我帮了你一把,也算是个缘分,你就加入了吧。放心,你加入之后没有义务只有权利……总不至于要我求你吧,我好歹也是半个师兄呀。” 看见郑微困惑不语,老张不容置疑地将圆珠笔塞到她手里,半哄半逼地让她签了个名,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老张回头对另外几个男生笑逐颜开地说:“我们围棋社终于有女生了,还是个漂亮小妹妹,气死他们计算机协会和吉他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