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维娟讪讪地说:“人家怎么也看不上我们呀。” “快别这么说,我们黎维娟同学多好呀,再也没有比你更加根正苗红的了。”朱小北说道。 大家一番讨论下来,除了郑微和朱小北外,卓美加入了烹调社,何绿芽加入了文学社,黎维娟加入了学生会,只有阮阮哪个门都不入,她的理由只是怕麻烦,有那时间还不如去图书馆看书。 在大学校园里,要想辨别出新生和老生并不难,那些喜欢好几个男生或女生兴高采烈地结伴而行的是新生,两人手牵手在小道上闲逛的是老生;离上课时间还有五分钟拼了老命地往教室冲的是新生,上课铃响了许久还揉着眼睛慢腾腾地朝教室蠕动的是老生;眼神热烈而向往,对未来四年充满希冀的是新生,两眼无神、笑容暧昧的是老生……当然,有人更喜欢这样区分,在饭堂吃到一条虫子尖叫不已的是新生,看到碗里没虫子就感觉惊讶得不敢下咽的是老生。 不管怎么样,相对于高中三年的酷刑,大学的生活无异于天堂,面对乍然松弛下来的学习生活和无人监督的自由,很多人都感觉如同笼子里放出来的鸟,兴奋地扑腾了一会儿翅膀,一下子却不知道该往哪儿飞。据何绿芽说,她大一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都还在梦里反复梦见又重回高考前的那一段时光,吓出一身冷汗。 郑微第一次对逃课的启蒙来自于号称“江湖百晓生”的老张。出于应付的心理,加入围棋社后她也去过社团所在的活动室好几回。有时是放学后去,有时是没课的时候去,不管她什么时候到了那个全活动中心最破败的场所,都可以看到老张的身影。终于有一次,郑微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疑惑,“老张,你怎么什么时候都在,不用上课吗?”老张不以为然地一笑,“傻姑娘,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们一样每节课都屁颠屁颠地去上?与其在无聊的课程里虚耗我宝贵的青春,还不如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当时郑微暗自想,难怪别人都说围棋社是留级社,我可不能这样。 即使是大一,工科生的课程也是排得比较紧张的,除了四门专业课之外,还有公共外语和马哲、法律基础之类的公共必修课,基本上每天的课程安排都是满满当当的,偶尔没课的时间都用在应付没完没了的微积分作业上了。 郑微在一个下雨的早晨放纵了自己的瞌睡虫,以头痛为理由拒绝脱离自己的被窝去上课。忐忑了好一阵,发现后果不但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严重―甚至可以说没有后果之后,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胆大妄为了起来,除了专业课不敢缺席,害怕落下了就跟不上之外,那些公共必修课则是能逃即逃。起初她还会让阮阮给她捏造一张假条塞给班干,但是在所有非绝症的病由都用完了之后,索性假条也不打了。这种情况在她爸妈各出了一半的钱给她添置了台电脑之后愈演愈烈,宿舍里的逃课之王就是她和以好逸恶劳著称的卓美,偶尔也多上一个同样对马哲头疼的朱小北,几个人闲着就在电脑前大看特看小影碟店出租的肥皂剧,韩剧、日剧、美剧、国产剧,荤素不忌,有时看得忘我,就连吃饭都是下课回来的阮阮给打包回来。 阮阮虽然也不是每节课都听得聚精会神,但是她的原则是没有特殊情况就不逃课,宁可神游,也要亲临现场。用她的话说,郑微都逃得那么厉害,要是她也一样,像她们这种住混合宿舍的,班上有事情传达有可能都不知道,何况不幸遇上点名什么的,总得有个人顶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