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班上都是纪检委员打考勤,尽管阮阮递上去的假条造得如此拙劣,但是看在美女恳求的眼神之下,也念及活泼娇憨的郑微在班里的好人缘,纪检委员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要是遇上了铁腕的教授,事情就没有这么好收拾了。郑微就有一次胆大包天地翘了《土木工程概论》,给她们上这门课的是号称土木系三大杀手之一的李老教授,该教授上课之前如察觉到空着的座位超出了他的忍耐极限之外,便会一丝不苟地点名,末了,还在讲台上勃然大怒地一拍桌子,“我的课也敢缺,也不打听打听我李某人是谁,本学期点名两次未到,期末成绩一律为零!” 这种时候,在宿舍里看碟看到热泪盈眶的郑微便会在两节课的间隙看到气喘吁吁跑回来通风报信的阮阮,然后立刻换好衣服,由阮阮扶着在下一节课开始前回到教室。由于她们的课程向来是两节课连上,所以在看到一脸怒气的李教授时,郑微的虚弱就益发显著,“不好意思,李教授,我拉肚子整整两天了,所以刚才耽误了一节课的时间。” 人长得天真清纯就是有这个好处,看着郑微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神和身边阮阮诚恳无比的眼神,就连年过半百、以刚烈著称的李教授也难免升起了几分恻隐之心,挥挥手,说句:“小姑娘不要乱吃零食,吃坏了身体,耽误了学习可不好,回你的位子上去吧,这次就算了。”据说该方法后来一度被班上的男生频频效仿,结果不但逃不了被记旷课的命运,还被老李臭骂得狗血淋头。因此男生暗地里都哀叹自己为什么不生为动人少女。郑微听见了便说:“天生丽质,爹妈给的,有什么办法?再说,第一个用这种方法的人是天才,后面跟着用的都是蠢材。” 更让人气愤的是,第一个学期结束,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之后,阮阮成绩稳居前三不说,就连郑微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之人,居然也门门绿灯―当然,马哲考试坐在阮阮后面是没有被补考的重要原因。 郑微在这样的生活里如鱼得水,她觉得未来就像一幅泼墨的山水画,在她面前慢慢打开。年轻多好,前方还有太多有趣的事情等着她去经历,还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没心没肺地纵情挥霍,虽然偶尔想起林静的时候心里会惆怅,但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小飞龙快乐前进的脚步。 第二个学期开始不久,402宿舍“六大天后”的阵营发生了变化。一开始就声称大学绝对不谈恋爱的何绿芽,在几次老乡聚会后,被本校大三的同乡师兄追走。开始,该师兄不断借机邀请她出去吃饭逛公园,一向眼睛雪亮的黎维娟就断言此男生心怀不轨,只不过何绿芽矢口否认,非说只是好朋友而已。 何绿芽频繁的“老乡聚会”让郑微纳闷了好长一段时间,她私下对阮阮说:“何绿芽的老家不就在郊县吗?坐汽车也不过是两个小时就到,犯得着经常老乡聚会吗?” 阮阮笑着回答:“静观其变呗。” 果然没过多久,何绿芽和师兄的感情急速升温,两人时常在校园里亲昵地出双入对。这个时候,何绿芽才不得不羞涩地承认,她确实接受了师兄的追求。 为此,一向跟何绿芽关系比较近的黎维娟还愤愤不平了一阵。在她看来,那男生身材不高,其貌不扬,又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何绿芽虽然家也是农村的,但是在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怎么说都应该挑一个条件好一些的呀。她说这些的时候何绿芽都是沉默地听着,一言不发,末了只低声回一句:“我觉得他对我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