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傻呀,他追你的时候当然对你好,再说,好有什么用,跟个没出息的男人,自己一辈子都没出息。”黎维娟颇有怒其不争之意。她自己在学生会里混得如鱼得水,人精明利落,长得也算不错,因此也不乏示好者,不过她眼高于顶,格言就是:择偶是女人继投胎之后第二次选择自己的命运。在她放出了家境不好者一律不予考虑的话之后,不少追求者也就知难而退了。 一向跟她不对盘的朱小北就听不下去了,“要我说呀,什么锅配什么盖,合适就行。有钱的公子哥也不是没有,可人家也不傻,凭什么就看上你了―当然,我这里的这个‘你’只是泛称,不针对谁啊。总之,何绿芽,我支持你,爱谁就谁,管那么多呢。” 话是这么说,不久之后,朱小北就闹了个笑话,那天她打开水回到宿舍,正好看见何绿芽在床上跟郑微几个津津有味地看照片,她凑过去看了一眼就说:“何绿芽,站你身边这个是你爸吧,看起来还挺年轻。” 郑微顿时捂着肚子就笑了,何绿芽虽然没说什么,但一张和气的脸上,神色也难看到极点,小北正莫名其妙,这才听见阮阮说了一句:“小北,你估计是没戴眼镜,绿芽身边那个是她男朋友。不过你虽然没看清楚,有一点是说对了,绿芽跟他是有点儿夫妻相。” 朱小北有些尴尬,明白自己是说错话了。这件事的后果就是同班的何绿芽很长一段时间对她都是淡淡的,直到很久之后想通了,才又开始跟她有说有笑的。小北从此说话也留了个心眼,但私下也感到委屈,她对郑微和阮阮说:“何绿芽那男朋友确实看上去比较‘成熟’嘛,所以才误导了我说错话,现在想想黎维娟那势利眼说得也对,她干吗就找了个这样的?” 阮阮就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人家想要什么自己最清楚。” 郑微也一个劲地点头,“没错,人家绿芽自己喜欢就行,要是我爱上了谁,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弄到手再说。” 说起来,传说G大没有一个女生没有男孩追,这句话还真是正确的,再恐龙的女孩子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她的龙骑士,何况是如花似玉的“六大天后”。楼下站岗的人那是一排又一排,每个人身后都有或多或少的候选人,其中当然以阮阮为最。不过她一早就标榜自己是有男朋友的,平时跟男生相处虽然也谈笑自如,但总让人感觉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除了几个自认条件不错又有韧劲的之外,大多数男生都望洋兴叹。卓美是本市人,经常回家,在学校的时间并不多,她是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用郑微的话说就是个“树獭”。她的目标就是安全毕业,然后家里人介绍个门当户对的就嫁了,继续过着懒惰的生活,因此对身边的人也不甚留意。喜欢朱小北的大多是跟她一样的直性子,其中也不乏身高一米八的帅哥,不过据她透露,她本人喜欢的居然是内秀文静型的男生,她小学开始就暗恋的那个男生就是这种类型,那个男生考上了新疆的一所大学,两人自然不了了之,而身边合适的也一直没有出现。 真正叫好又叫座、有市有价的当首推玉面小飞龙,她这种模样清纯甜美、性格热情外向的女孩子简直就是老少通吃的对象。有一次阮阮看见她在床上用一副崭新的扑克牌一张一张地罗列出来,口里还念念有词,便问她搞什么鬼。她回答说是在给追她的男生编号排序,忙着呢。阮阮一听就乐了,坐下来就听着她一个一个地介绍,条件最差的是方块二,郑微说那是个中文系的酸秀才,给她写了一首十四行现代诗,让她几天没吃好饭。阮阮比较感兴趣的是那个红心K,“这个应该是许公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