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微也不害臊,佩服地问:“你怎么知道?” 阮阮说:“我看这些人里,条件上佳、跟你脾气最相投的就是他了,除了许开阳,还有谁能拿到红心K?” 郑微拿着那张红心K自言自语:“开阳这人是挺对我胃口的,可我们就是太一拍即合了,反而少了点儿什么。” 初识许开阳当然也是在老张的围棋社,老张是社长,郑微入社后,他也履行承诺地给了她副社长的头衔。这在社团里是很少见的,不过围棋社的成员不多,也就二十来个,清一色的男生,对老张的做法无一人有异议。 郑微喜滋滋地当上了副社长之后,才知道这个位子绝对是个苦差,不但顶着个虚名弄不到半点好处,还得代替老张不断地参加各种社团会议,不胜其烦。接触社团的工作久了,她才发现,围棋社这样的社团得以保存至今,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老张的长袖善舞,他让郑微去参加那些社团会议也是个英明的决定,就算是一向挤对他们的其他几个大社团看见来了这么个俏生生的副社长,谁也没再狠心说句重话。就连团委拨经费的时候,郑微在老张的示意下对团委书记死缠烂打,最后得到的经费堪称围棋社历年之最,小郑微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围棋社的镇社之花。社里的老成员还特意为她举办了一次“小飞龙杯”新人围棋挑战赛,而实际上参加比赛的新人只有郑微一人,而这个时候的她刚刚才明白了什么是围棋中的角,什么是星。 大概是郑微对围棋这项运动真的没有天分,在围棋社里,她的师傅虽然多,而且高手如云,但纷纷在传授她棋艺的过程中败下阵来,就连堪称耐力之王的老张也忍无可忍,直称朽木不可雕也。最后陪伴郑微继续摸索的就只有一个清秀寡言的男孩子,他就是许开阳。 郑微对许开阳的印象,最早是来自于黎维娟她们的私下议论,因此在她心里,传说中的许公子应该是一个飞扬洒脱、风流轻浮的纨绔子弟,满脸桃花、色迷迷的,没想到实际上竟然是这样干净单纯的一个男生。 起初郑微跟许开阳单独下棋的时候,她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他的身上。许开阳长得挺好看的,端端正正的好看,一看就知道是个乖孩子,跟郑微原本想象的一点儿也不像。每当被郑微盯着看的时候,许开阳的脸总是红红的,他的棋艺连老张都称赞不已,在郑微面前却屡屡下错子,那样子,让郑微恨不得狂笑三声,再调戏他一百遍。 许开阳喜欢郑微,这在围棋社里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看着这两人在一起时,也当真是金童玉女,所以包括老张都看好他们。许开阳平时除了下棋没什么嗜好,对女孩也不怎么上心,唯独遇上了飞扬跋扈的小飞龙,就一头栽了。不管是甜笑的郑微还是使坏的郑微,又或者耍赖和发脾气的她,他都觉得怎么也看不够。他的心事郑微也看出来了,她也挺喜欢许开阳的,也许本性单纯的人特别容易一拍即合,他们一起吃饭一起下棋一起去逛街,在一起的时候两人都兴高采烈得像个孩子。可是这就是爱情吗?郑微觉得她对开阳的喜欢,就像喜欢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阮阮,唯独跟喜欢林静不一样。喜欢林静的时候,心情就像坐上了过山车,时上时下,忽高忽低,而开阳带给她的,只有一览无余的喜悦,就是个再好不过的玩伴。 林静出国大半年了,他没有再联系过郑微,郑微也渐渐地不再想起他,可她依然知道,即使没有林静,她对开阳的感觉也不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