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内衣都带着他一起去挑,感觉就像姐妹,想到要跟他KISS心里就觉得是乱伦,这样怎么行?”阮阮问到郑微对许开阳的感觉时,郑微这样回答。 总之,许开阳一直没有明确表态,郑微也始终浑然未觉似的继续跟他做朋友,心中的天平有时会倾向他一边,但更多的时候是稳稳地倒向了未知的一边。 “你究竟要找个什么样的人?”阮阮问。 郑微说:“我总觉得,我要找的,应该是可以让我愿意为他奋不顾身的一个人。我不爱爱我的,只爱我爱的。” 很多年以后郑微想起这一番话,脸上是如同阮阮此刻一样的苦笑。她想,当年的她,真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在把校园的各条道路混熟,社团的新鲜感也消退了一些之后,402又掀起看片的“新高潮”。起初是源于郑微有一次不经意地撞见了老张神神秘秘地拿着一个用报纸包着的纸包眉飞色舞地在路上走,好奇心强的她一把拦下了老张要求检查,结果才发现报纸里包裹着的居然是被男生们津津乐道的“加料”影碟。郑微当下义正词严地对这些社会主义的毒草进行了收缴,回到宿舍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门从里面给闩住,趁黎维娟不在,赶紧招呼小北她们,“快来快来,有好东西看。” 宿舍里都是十八九岁的女孩,何曾见过这些,几个人顿时看得目瞪口呆、脸红心跳,还带着做坏事的小小刺激。后来老张那边有了什么“好料”,也知道主动进贡给郑微,这一度成为了402的经典节目之一。只有黎维娟从来都不参与她们狂热的看片活动,只在偶尔撞见时说一句:“一群流氓!” 看的次数多了,雷同的情节和乏味的活塞运动让大家渐渐地失去了兴趣。只有郑微和小北还乐此不疲,而且对此类“艺术”的欣赏从当初的入门逐渐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颇认得几个出名的男优女优,没有漂亮的皮相和出奇制胜的招数一般还入不了她们的眼,负责提供片源的老张也感叹,要满足她们日益挑剔的口味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段时间,郑微开始恶补日语,床头、包包里随处可见她的《常用日语速成手册》,她还亲手炮制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日本AV中经常出现的对白的中日文对照版,从发音方式到译意一应俱全。她献宝一样地拿去给阮阮看,阮阮说:“你学英语有这个精神,估计专业八级都过了。” 郑微叉腰大笑三声。 没片看的时候,又实在无聊,郑微也会胡乱地翻翻阮阮的小说,不过感兴趣的不多。一日躺在床上看《林燕妮文集》,无意中翻到其中一篇―《一见杨过误终身》。 郑微说:“金老爷子的《神雕侠侣》我看过,不过我倒不觉得杨过有什么魅力,怎么能把程瑛、陆无双、公孙绿萼都迷得晕晕乎乎的,郭襄更惨,一辈子就这么耽误了。” “那你觉得他笔下的谁比较有魅力?”在下铺的桌子上写作业的阮阮抬头问她。 “你先说。”郑微狡黠地反问。 “我吧,我喜欢郭靖,憨厚老实,模范丈夫,对黄蓉也从无二心,嫁人就该嫁这样的男人。”阮阮回答。 “我最喜欢慕容复,哈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多酷呀。”郑微无限神往地说。 阮阮不以为然,“你这样的孩子遇上慕容复一样的男人,只怕被吃得骨头都不剩,还不如杨过,虽然是个残疾人,好歹对小龙女专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