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杨过,因为金庸写的书的女主角里我最喜欢郭襄,郭襄多可爱呀,可是一辈子就毁在杨过手里了,最后还做了尼姑。” 阮阮说:“林燕妮这句‘一见杨过误终身’确实挺精辟的,大概很多女孩子一辈子里都会遇到一个注定得不到的‘杨过’。” 郑微不信邪地说道:“我不信我有什么得不到。”说完了这句话她想起了林静,不由有些黯然,但很快又振作了起来,“我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林静更值得我爱的人。” 大二那一年开学不久就是情人节,这样的节日在喜欢玩情调的大学生里特别受到重视。刚吃过晚饭,郑微就发现同层楼的师姐们不少已经整装待发了,何绿芽也是从下午下课以后就神秘失踪。当天整栋宿舍楼最受人瞩目的当属阮阮,她远在千里之外的男朋友用电话在本地的花店里,为她预订了99朵玫瑰,在清贫的学生时代,这么一大束玫瑰是多么奢侈啊。阮阮在众人羡慕的眼神里默默签收了花,她没说什么,但郑微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幸福,仿佛所有异地相思的苦在这刻都有了补偿。饶是一直扬言玫瑰俗气的郑微,看着宿舍墙角娇艳欲滴的玫瑰,心里也艳羡不已。女人真是单纯的动物,只需要一捧玫瑰,就可以让她的心里开出一朵花。郑微想,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收到自己心仪的人送来这样的一束玫瑰?不,就算一朵也好。 其实这天并不乏想送她玫瑰的男孩子,六点半过后,就有好几个电话打来,试探着问她愿不愿意一起出去,其中也包括了许开阳,郑微一律推掉了。晚上八点之后,她开始百无聊赖,舍友约会的约会,回家的回家,还有一个不知所终。阮阮一直在跟男朋友聊QQ,你侬我侬的,就剩下她跟朱小北大眼瞪小眼。郑微开始气愤,世界上为什么要存在情人节这种不人道的节日? 电话响起,她和朱小北抢着过去接,最后朱小北以微弱的优势获胜,才得意扬扬地拿起听筒,脸就垮了下来,“郑微,找你的。” 郑微如获胜的将军一样接过电话,原来是老张,说他那里有新的“好料”,让她去他们宿舍拿。 郑微正好闲得发慌,心想,有点儿东西看看,打发时间也好,便换了鞋匆匆下楼。楼下的空气中似乎都飘荡着甜腻的味道,好几个火坑孝子还在执著地站岗,有的拿着鲜花,有的抱着玩偶,还有一个手里拽着一串粉红色的心形氢气球,样子颇为滑稽,郑微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还特意驻足看了两眼。 老张所在的男生宿舍离郑微她们这边不远,郑微并非第一次来,熟门熟路地就跑了上去。G大有个奇怪的校规,严禁男生出入女生宿舍,但晚上十一点半关门之前,女生可以随便造访男生宿舍。虽然有很多男生表示过对这个不平等条约的抗议,但制度就是制度,还是得遵守。 今晚的男生宿舍明显冷清了不少,留守的估计都是孤家寡人。郑微到的时候宿舍里只有老张在玩游戏,看见她,第一句话就是说:“这么好的日子都不出去玩?” 郑微撇嘴,“我不喜欢那套,洋人的节有什么好过的!” “我们许公子刚才约不到你,不知道多沮丧。” “废话少说,东西给我,本少女立马走人。” “你等等,刚才隔壁宿舍借去了,我给你拿回来。”老张让她坐着等一下,自己走出了宿舍。 郑微哪里是坐得住的人,一双眼睛就滴溜溜地四处打量,同宿舍的都说她的床是全宿舍最乱的,她们是没见识过男生住的地方。什么叫狗窝?这就是了。臭袜子到处都是,脏衣服就别说了,老张所在的宿舍就像一个巨大的垃圾堆,只有一张床特别的干净,东西也少,在整个环境里突兀得厉害,这张床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建筑模型,郑微很感兴趣,便走了过去细细打量,这个貌似商住两用住宅楼的模型已经完成了大半,各个板块都已经切割好,只有一小部分没有粘贴牢。她试着用手去动了动,发现模型天台上的装饰用的顶竟然可以拿下来,顿时觉得好玩,拿起又放下。正想继续看看还有什么是松动的,忽然听到有人在她身后厉声说道:“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