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微玩得正专心,那个厉声呵斥的声音又距离她太近,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手一抖,迅速地转身,慌乱间不期然手肘碰到了桌子上的模型,长方体的模型顿时一倾,眼看就要掉落在地。郑微刹那间也知道闯祸了,惊叫了一声,身后说话的那个人大力将她往旁边一推,然后抢身上去,眼疾手快地在模型坠地之前将它抢救过来。 郑微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遇那样猛力一推,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摔到地上,屁股率先着地,摔得她龇牙咧嘴头昏眼花。这一刻,比疼痛更加强烈的是不敢置信的感觉,极度的不敢置信。居然,居然有人为了一个破模型,把大名鼎鼎的玉面小飞龙像扔垃圾一样推了出去! 她就这样在地上呆呆地坐了几秒,确定对方没有丝毫要将她扶起来的意思,便自己飞快地跳了起来,动作之灵敏,堪称“兔子蹬腿式”的完美演绎。她顾不上揉揉疼得像变成了四瓣的屁股,第一反应就是伸出一只颤抖的兰花指,直指肇事者的鼻梁,像一只燃烧的小火龙,“你―敢―推―我?!” 肇事者的鼻梁所在的海拔,明显地高出她的水平线不少,他不但没有在小飞龙的暴怒下有丝毫胆怯和愧疚,反而冷冰冰地回了一句:“要不是看在你是女的,我不只要推你。” 此刻的小飞龙颤抖的不只是手指,全身都气得哆嗦,连她最引以为傲的机关枪式破口大骂都抛到脑后,她只有一个熊熊燃烧的念头,这不要命的死家伙究竟是谁? “你有种!有本事留下你的大名!” “那你听清楚了,我叫陈孝正。”不幸被她言中,对方不但有种,而且还相当有种。 郑微肺都要气炸了,“我管你是正还是歪,你,马上道歉!”她喊出这句话之后,仿佛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嗤笑,但她不能肯定是不是由这个极度恶劣的人嘴里发出来的,因为他报上了大名之后,就一直背对着她,专心地调整着桌子上的模型。 忽略,这是比咒骂和推搡更高层次的侮辱,简直是对郑微怒气极限的挑衅。她转到这个人身边,“你说,你为什么推我?枉你是一个男生,居然推倒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岂有此理,这不是变态是什么?你哑了?别以为装傻就行!”郑微见自己的唾沫星子都快要溅到他脸上了,他还是完全当她不存在的模样,不由得推了他一把。 他终于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推你是因为你不但差点弄坏了我的东西,而且还挡住了我抢救它。我警告你,不管你是这宿舍里谁带回来的,都给我小心点,我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更讨厌别人指着我的鼻子。” “你……”郑微正待发飙,就被及时赶回来的老张拖到一边,“干什么干什么,我刚走开多久,怎么就乱成这样了?微微,有话好好说,别生气,别生气啊。” “不生气就不是人!老张,你们宿舍里住的都是什么牛鬼蛇神,专门欺负女孩子。”郑微看见老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张一脸困惑,看着郑微对面的男生,“阿正,发生了什么事?” 那男生看了郑微一眼,“算了,我不想说了,老张,既然人是你带回来的,这件事就这么过了,不过最好不要有下次。还有,你顺便告诉她,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随便乱动的。” 他明明看着她,却让老张转述他的话,明显是不屑于跟她交谈。 “你什么意思,就算我先动了你的模型不对,但是你犯得着为了这个破玩意儿把我推到地上吗?这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你还有没有半点儿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