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总算从两人的对话里听出了一点儿端倪,忙说:“误会,纯属误会,大家都别吵了,微微,我先送你回去。” “不行,我要他先道歉。”郑微态度强硬地瞪着那个男生。 老张为难地看了那个男生一眼,那男生朝郑微冷笑,“我为什么要道歉?这个东西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在我看来它比你值钱多了。” 话一出口,老张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欲冲上去跟那人拼命的郑微拦了下来。 “你说的是不是人话?老张,你走开,我要杀了他!”郑微已经气得连美少女的形象都顾不上了,只想把眼前那个人撕成碎片。 “两个祖宗,一人少说一句……微微,我们走,我代他向你赔罪好不好?别理他,听话,我送你回去……阿正,你也给我闭嘴!”老张半拖半拽地将郑微拉离这个是非之地。 直到下了楼,郑微才得以甩开老张,“平时说得好听,关键时候你不但不帮我,还跟坏人合伙欺负我。” 老张见她虽恼,但已经没有重新冲回去的打算,松了口气,不由叫屈,“我哪可能不帮你?不过他的脾气就是那么臭,那个模型又是他在房地产公司揽的生计活儿,自然紧张得要命,两个牛脾气偏偏对上了。都怪我,我不该留你一个人在那里,消消气,就当被狗咬了一口,难道你还咬回他?哥哥我请你吃冰激凌。” “我才不吃。”郑微一个人走在前面,“被狗咬了一口我当然不会咬回他,我要吃他的狗肉!陈孝正,他叫陈孝正是吧,我记住了,大家以后走着瞧。” 晚风吹在她的身上,她的神志比刚才清醒了不少,现在开始庆幸老张刚才在她最愤怒的时候将她拦了下来,要不是这样,她也不知道气昏了头的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冲上去打爆他的头?以他那么恶劣的样子推测,一个会推女孩子的人估计也不会在打架的过程中谦让她,她要是打不过他怎么办?又或者她侥幸获胜,成功打爆了他的头,她会不会坐牢?不行不行,她不能逞一时之勇毁了自己如花似锦的前程,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是这样的奇耻大辱,更得从长计议,她虽然暂时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但他的名字他的模样她都牢牢地记在心里,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算了。 走到自己宿舍楼下的时候,老张还想劝她,这时的她反而拍了拍老张的肩膀,“不好意思了,老张,这事你没错,刚才我在气头上呢,错怪了你,我给你道歉了,你回去吧,我没事了。”知错能改一向是郑微引以为傲的品质。 “真没事啦?”老张还有点儿反应不过来,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少女的心里那根针更是藏在深海隧道里,让人难以捉摸,说变脸就变脸。不过他了解郑微的脾气,这孩子虽然冲了点儿,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估计问题也不大了。 “真没你的事了,你归你,他归他,我上去了,拜拜。”郑微朝他挥挥手,就往楼上跑,老张走出了几步,才听到二楼走道上的她在对他喊,“老张,明天别忘了把那几张碟给我。” 那一晚,阮阮刚跟男朋友在惘然的甜蜜中结束了QQ聊天,就看见从老张那儿回来的郑微一脸异样的潮红地走了回来,眼睛里熊熊燃烧着两把小火焰,双手紧紧握拳,那神态,就像刚结束战斗的斗鸡一样。 半夜,郑微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那张欠扁的脸,她又想起了离开他们宿舍之前,他看着她的那个不屑的眼神,不由得狠狠地捶了几下枕头,此仇不报非君子,何况是睚眦必报的玉面小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