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的浪漫气息荡然无存,残留在郑微心里的只有浓厚的硝烟味。 第二天一早,朱小北就睡眼蒙地对郑微说:“你昨晚上梦见什么了?说了好一阵的梦话。” “我说什么了?”郑微一阵茫然。 “我也听见了。”黎维娟说道,“好像说了什么正,还有打呀杀呀的……” 郑微挠了挠自己微乱的头发,“我估计是做噩梦了。” 走去上课的时候,阮阮觉得郑微心情明显不佳。昨晚郑微一回来就拉着她到走廊上,悲愤不已地诉说了之前在老张宿舍的遭遇,阮阮也深切地表示同情和对那个恶劣分子的鄙视。只不过平时郑微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一次隔夜都还铭记在心,估计问题真的比较严重了。所以,当郑微对着宿舍楼下一个仿佛在等待心仪女生的男孩子恶狠狠地说“气球呢?飞了吧?昨晚我出去你就在这儿等,我回来你还在这儿等,一大早你又来,一点儿出息都没有”的时候,她只有对那个一脸无辜的男生报以同情的眼光。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郑微见阮阮偷偷地笑,便讪讪地说了一句。 “能把你惹成这样的人也挺难得的,我倒想见识一下是何方神圣。”阮阮说。 “那坏蛋,别让我再看见他……邪了,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阮阮,你等我一下。”郑微的眼睛在滚滚的上课人潮中突然紧紧地锁定了一点,把手里的课本往阮阮手里一塞,人已经小火箭一样地发射了出去。 对于郑微来说,在人潮里分辨出一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人并不难。陈孝正并没有跟同学或舍友结伴而行,一个人抱着书走得很快,人高腿长就是占优势,郑微跑了好几步才赶上了他,冷不防地从斜后方转到他跟前,面朝着他将他截住。一心赶路的陈孝正没想到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差点迎面撞上她,好在他反应还比较快,及时收脚,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忽然冒出来的不明物体。 郑微抬头看着他,“小样,别以为戴了副眼镜我就不认识你了,昨天的事还没完呢,我给你个机会,你现在道歉,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就这么算了。” 陈孝正仿佛回忆了一下,才记起了这个杀气腾腾的女孩是谁,大庭广众之下,他选择了沉默应对她的挑衅,自动绕过障碍物,继续前行。 他的冷淡进一步刺激到了郑微,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团横在他面前的牛粪,让他嫌恶而避之不及。 “站住!”她追了上去,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他似是完全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她越喊,他走得就越快。郑微气坏了,本来她追上他也不过是想骂他几句出口气就算了。谁知道他的反应让她一口气憋在那里,上不去又下不来,哪里肯轻易就这么罢休。 他要去的地方看来跟她上课的地点在同一个方向,郑微在建筑工程学院那栋冷冰冰的教学楼前,再次赶上了他,她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从身后一把揪住他,迫使他停下来,皱眉转身。 陈孝正终于没有办法再故意忽略,“你有完没完?” “你太没礼貌了,叫你别走没听见吗?我话还没说完呢。”急速的追赶令郑微的脸庞红扑扑的,可态度依旧蛮横。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麻烦你放开,我要去上课了。” “我告诉你,你不道歉就没完。” 他脸上是隐忍的不耐和厌烦,“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子,不过我也告诉你,我不认为我有错,所以不可能向你道歉,也别跟我谈礼貌,你有礼貌的话就不会当众跟男的拉拉扯扯。”说完,他用两根手指拈起她的衣袖,重重地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扯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