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阮说:“陈孝正遇上了你也挺倒霉的,他这样的人肯说这种话了,你也别老这么折腾了。” 郑微哪里肯依,在她看来,跟陈孝正过不去已经成为了她的本能,她一见到他就开始热血沸腾,在这个过程中她甚至感到有趣得很,完全已经上升到生活乐趣的高度,所以有一段时间她在阮阮面前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与变态斗,其乐无穷。” 午饭时间,郑微和阮阮一起拿着碗到学校大食堂吃饭,边走两人还饶有兴趣地讨论着八卦周刊上的明星绯闻。吃饭时间的大食堂永远这么拥挤,每个窗口前都挤满了饥饿的学子们。学校其实另有伙食比较好一些的教师食堂和小餐厅,不过要比大食堂贵一些,通常生活条件比较好的同学都会选择那两个地方,也免去了为吃饭而挤得头破血流。跟许开阳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郑微都会到小食堂去,许开阳对吃比较挑剔,不喜大锅饭菜,通常会让小厨房的师傅帮忙炒一两个简单的小菜,两人凑合着吃。 郑微不喜占人便宜,虽然许开阳每次都抢着付账,然而她都坚持轮流刷各自的饭卡。 “这样吃得舒服。”她每次都这么说,他也不好勉强。 郑微跟阮阮也去过小餐厅好多回,在这点上她跟阮阮比较能达成共识,都是享乐主义者,食不厌精,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谁不愿意吃好一些?但两人生活费都有限,女孩子又难免喜欢买一些小东西,有的时候在衣服、零食或者书上的开支多了,自然就囊中羞涩。所以小餐厅虽好,但也不能老去,更多的时候还是要投身到大食堂的滚滚洪流中,反正郑微是个爱热闹的人,阮阮又随遇而安,在哪里都吃得一样香。 大食堂也有大食堂的好,那里负责打菜的叔叔阿姨都认识郑微那张甜蜜蜜的笑脸,每次同样价钱的情况下都多给她两勺,这点曾经让食量比郑微大的朱小北一度羡慕不已。不过这里就是排队让人头疼,为了维护正常的用餐秩序,好几个戴着红袖章的学生会下属的伙管会成员都在走来走去,这让不安分的郑微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跟着长龙一样的队伍慢慢地挪动。 眼看队伍看不到头,郑微揉了揉肚子,“阮阮,我好饿。” 阮阮也苦着脸,“我连早餐都没吃。” “唉,混口饭吃真难。”郑微叹了口气,百无聊赖中,就用调羹敲打着手里的碗,小声而又抑扬顿挫地唱着阮阮教她的《莲花落》,“过往的客人听我告,咳呀咳吱莲花落,叫化的格调有低也有高,莲个莲花落哟嚯。有钱时我也曾长街驰马着锦袍,四书五经读朝朝……”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前后排队的人都正好听得清清楚楚,看见是个粉嫩的小女生,纷纷笑了。 阮阮笑得揉肚子,“你还真有天分。”郑微也忍住笑,一本正经地往下唱,阮阮听着听着,忽然发现郑微的音调骤然一转,由原本的兴致盎然变得渐有铿锵之声,连敲碗的动作都杀气腾腾的。阮阮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不会又跟陈孝正狭路相逢了吧?她顺着郑微的视线看去,果然,那个穿着白色上衣、刚打好了饭、侧身跟身边的人说话的,不是陈孝正又是谁? 郑微是先看到陈孝正之后才发现他身边还有别人的,那是一个丰满高挑的女生,长发,鹅蛋脸,细眉细眼的,说不上特别漂亮,但骨肉停匀,气质娴静,看上去倒也顺眼,陈孝正低头跟那女生不知在交谈着什么,嘴角带笑。两人正往食堂门口走,其间有挤上来打饭的人,他还小心地为她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