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再理我了,你跟他是一伙的,我不配跟你做朋友。”郑微边走边说。 “他的气话你也当真?”阮阮好笑地说。 郑微这时却停了下来,狐疑地看了阮阮一眼,“他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你跟他那么熟,却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阮阮叹了口气,“我就是在外语角跟他说过几次话,没错,我们是认识,可是你那么讨厌他,我哪里还好在你面前提起这些?” “总之你就是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你跟他一样,我再也不理你了。”郑微赌气地越走越快。 一向脾气平和的阮阮也有几分恼了,她没有再追,站在原地淡淡地对郑微说:“你究竟是气我骗了你,还是在意我跟他认识?你既然讨厌他,何苦那么在意他的事,不过,在意也没用,你奈何不了他,除非,他是你的……” 走在前面的郑微忽然捂着耳朵撒腿就往前跑。阮阮摇头,“郑微,你这大笨蛋!” 一连两天,郑微都不跟阮阮说话,上课下课也不再跟以前一样如影随形,阮阮也不再跟她解释。宿舍里的其他人都看出了点儿端倪,不过郑微明显心情极差,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碰得一鼻子灰,问阮阮,她也只是说:“没什么事,她就是有点儿东西没想通。” 星期五的下午,阮阮去上课了,郑微没有去,正好朱小北逃课,黎维娟又没课,宿舍里便有了三个人。 郑微跟前几天一样,一反从前活蹦乱跳的模样,闷声不吭地在电脑前玩“轰鸣鸡”,朱小北躺在床上看书,听见她这边枪声大作,不禁走过来看了两眼,只见她目光炯炯地盯着屏幕,飞快移动着鼠标将一只只飞过来的鸡打得呱呱惨叫。朱小北明知她心情不好,偏偏没有忍住,说了句:“鼠标不要钱吗?用不着那么使劲呀,啧啧,看你这发泄方式,暴力呀,到底谁惹你了,这么苦大仇深的。” 郑微不理她,继续专注地射杀那些可怜的小鸡,朱小北也不在乎,又问道:“说嘛,谁欺负你了,姐姐我也给你拼命去,不会又是那个什么……哦,陈孝正吧?” 郑微烦躁地瞪着朱小北,“陈孝正,陈孝正,你们老提起这个人干吗?” 朱小北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我哪有老提起他,喂,每天提起他无数次的人是你好不好?” “有吗?我哪有!”郑微不认账了。 黎维娟在床上闲闲地说:“没有才怪,你一天至少要提起这个名字十遍以上,要不你随便找个我们宿舍的人问问。” 郑微愣了一下,继而喃喃自语:“不会吧?这么夸张。” “我们还在背后讨论过,你不会是看上那个陈孝正了吧。”黎维娟补充道。 郑微游戏也不玩了,丢开鼠标就站了起来,抓狂地尖声道:“你胡说!我怎么会喜欢那个人渣?” 朱小北忙把她按回椅子上,“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 黎维娟也被她吓了一跳,坐起来说:“你听我说完嘛,原本我也是这么以为来着,后来想了想,你没可能看上他呀。” “为什么呀?”朱小北一副不解的样子,“你以前不是经常在嘴上夸他,把他说得像偶像一样吗?说实话,我也觉得陈孝正不错呀,长得挺不错的,虽然不算很帅,但是挺耐看的,我就喜欢这种气质男。成绩又好,前途无量,我们系有不少女孩子说起过他。” 黎维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小北,你这就不懂了吧,他是不错,不过这有什么用?我们学校帅哥资源丰富,他也不算是特别突出的,至于成绩好,有前途,这些谁知道,等到他的前途到来了,也许黄花菜都凉了。我听说他家境不是很好的,找男朋友还是现实一点好,我们郑微凭什么看上他呀,眼前明摆着的,许公子她都不怎么看得上,何况是陈孝正。许开阳哪点比陈孝正差?长得不输给他,关键是人家老爸是谁,家里什么环境?这年头,谁比谁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