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么头头是道地分析下来,连习惯跟她抬杠的朱小北也不由点头,“说得也是,许开阳的确也不错,就算家境不提,人家至少对郑微是百依百顺。” 郑微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仿佛她们说的完全与自己无关。黎维娟继续发挥她无所不知的能力,“我还听说呀,陈孝正好像是有准女朋友的。” 朱小北的手还按在郑微的肩上,她好像感觉震了一下,便跟郑微几乎异口同声地问:“什么叫准女朋友?” “就是出于郎情妾意,但是又没捅破那层纸的男女关系呗。那女的是我们学生会的,他的同班同学,叫曾毓。在他们那一届算是长得不错的一个了,刚入学的时候也是很多人追的,不过她对陈孝正的心思倒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 “陈孝正也喜欢她?”朱小北八卦地问。 “这我可不知道,但至少不讨厌吧。他挺傲的,一般人还不怎么答理,不过对曾毓不错,至少在女生里曾毓是唯一跟他关系比较好的。曾毓成绩也挺好的,性格也大方,反正他们两个人挺合得来的,我猜是都没好意思开那个口,不过应该也是迟早的事。” “停停停,别说了,老说那个变态的事干吗。”郑微用力移开椅子站了起来,“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她说着就往宿舍外走,关门的时候“砰”的一声,震得玻璃都嗡嗡作响,黎维娟莫名其妙,“谁又惹她了,吃错药了吧?” 朱小北“嘿嘿”直笑。 郑微走出了宿舍,一个人在学校里到处乱走,现在是上课时间,四周人并不多,她走得很快,好像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清醒一点,把不必要的情绪抛开,但是事与愿违,她越晃荡,就越是心乱如麻。 刚才黎维娟说话时她心里又酸又苦的是什么味道,就跟那天在食堂第一次体会到的感觉一模一样。她极度厌恶这种陌生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宣泄,只能按捺不住地无名火起,却又不知道自己生的是什么气。还有,阮阮那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除非他是你的……”除非他是她的谁?……如果他真的是她的……她忽然捂住了脸,不敢再往下想。正好不远处有个IP电话亭,她飞跑着过去,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妈跟爸爸离婚了之后就搬了出去,自己租房子住,电话响了半天,没有人接,她又往妈妈办公室打。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的时候,郑微喊了一声“妈妈”,差点就哭了出来。 妈妈吓坏了,忙不迭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吸了吸鼻子,问道:“妈妈,我想知道,要是我每天都想着一个人,白天想,晚上做梦也老梦见。明明很讨厌他,但是偏偏很想见到他,一见他整个人的神经都绷了起来,跟他作对也觉得很开心,但是看见听见他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就说不出的难受,就连我的好朋友劝也不行。我讨厌他,却不喜欢他讨厌我,他说我很烦的时候我很想哭。妈妈,你说,我究竟是怎么了?” 妈妈很久没有说话,郑微急了,“妈妈,你在吗?你快告诉我呀,我怎么了?” “他是谁?”妈妈的声音里有强忍的惊讶。 “你先别问这个,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难受死了。”她半是心乱,半是撒娇,声音都哽咽了。 “傻孩子,你是不是恋爱了?” “妈妈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谁了?快告诉妈妈。” 妈妈的话像一根手指,轻轻捅破了郑微心里那层薄如蝉翼的窗纱。许多她隐隐感觉到,但不敢想、不愿想的那个答案顷刻之间破茧而出,面对这个答案,她震惊、茫然、不甘、尴尬,她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