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回答妈妈呀,是不是呀?” 她使劲地对着电话摇头,继而又不断地点头,最后万般委屈地哭了一声,“是了,妈,我喜欢他,可是他刚跟我说让我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怎么办呀?” 她跟妈妈整整说了一个多小时,电话都发烫了才放了下来,听了她的话之后,妈妈除了最初的惊讶之外,更多的是表现出了忧虑。她没有办法阻止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儿去喜欢上一个男孩,她也年轻过,知道对于这个,谁也无能为力。她只是担忧,并且隐隐有种预感,一向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女儿也许这一次要吃足了苦头。 郑微挂上了电话,久久地站在空间狭窄的电话亭里,懵懵懂懂了那么久,原来她喜欢陈孝正。这么一来,所有她一知半解的问题都有了答案,一切豁然开朗,她恼他、烦他、缠他,其实也不过是希望他多看自己一眼。 年轻的郑微是个直心肠的女孩,对于陈孝正的感觉,她一旦恍然大悟那是什么,很快心思就转入下一步怎么办上来了。她并不是没有喜欢过别人,对于从小喜欢林静,那个感情是不知不觉间侵入她心里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林静的,只知道这是她长久以来的梦想。在林静离开之前,那场梦一直是甜蜜而完美的,她总在梦里甜甜地笑。然而对陈孝正的感情完全不一样,那感情强烈而汹涌,刹那间就席卷了她,让她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就昏了头。想到这个人,她更多的感觉是五味杂陈,有苦有酸有辣,但更多的是微微的回甜。 走回宿舍的路上,她的烦乱渐渐一扫而空,眼前是一条路,她要去的地方已经毫无疑问,需要想一想的只是该怎么走,但不管怎么走,她相信,条条大路通罗马。总有一天,她郑微会走到陈孝正那家伙的心里,在那里插上她的五星红旗。 重回宿舍的郑微脸上阴霾散尽,她忽然很想立刻见到阮阮,把自己此刻的心中所想全部告诉她,她太需要跟好友分享她拨云见日的少女情怀。 其实,闹别扭后不久,郑微就已经不再生阮阮的气了,她明明知道阮阮不可能跟陈孝正之间有什么。现在想起来,原来皆因自己太过在乎,她害怕的是在那个不经意间吸引了自己的男孩心里,有人比自己更重要。 郑微老早就想跟阮阮讲和了,但又拉不下那个脸,阮阮又一直淡淡的,让她想说点儿什么也开不了口。现在她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强烈的倾诉欲望随着下课时间的临近变得越来越迫不及待。 可是直到过了下课的时间,阮阮也没有立刻回来,郑微有些急了,她问准备出去打开水的朱小北:“小北,阮阮怎么还不回来?” 朱小北莫名其妙,“我哪知道,我又没在她身上拴绳子。”她见郑微一脸泄气的表情,边走出门口边嘀咕,“真奇怪,前两天还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现在又望眼欲穿,真麻烦。” 郑微心急如焚,她没有等来阮阮,却等来了许开阳的电话,他说学校门口新开张了一个小饭馆,据说味道不错,叫她一起去试试。郑微想,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正好肚子也饿了,索性答应了。梳好头准备出门的时候,黎维娟还问了一句:“跟许公子约会去?” 郑微不以为然,“约什么会呀,搭伙吃个饭而已。” 黎维娟不无羡慕地笑了笑,“谁不知道他对你的那点儿心思呀,又不见他找我搭伙吃饭。” 郑微不爱听这个,“不跟你瞎扯,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