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的时候还听见黎维娟在身后说:“我要是你呀,我就把他抓牢了,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到时还不知到哪里哭去。” 郑微不理她,匆匆下了楼,许开阳已经等在楼下,看着郑微兴高采烈地朝他走来,他开心地笑了。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朝学校门口走去。其实许开阳是特对郑微胃口的一个人,他说的话、做的事总是无比贴合郑微的心思,跟他在一起就像跟另一个自己做游戏,说不出的轻松自在。在干净的小饭馆里坐下之后,许开阳随手把一盒东西递到郑微面前,“喏,送你的。” “什么呀?”郑微边说边好奇地打开盒子,不由得哇了一声,盒子里面是一套精致可爱的小玩偶,看得出是取自《安徒生童话》里《豌豆公主》的情节。 看着郑微笑逐颜开的样子,许开阳由衷地感到高兴,他就知道,太贵重的东西她反倒不喜欢,偏偏这些小东西最是对她的胃口。 “干吗送我这个?”郑微小孩心性地拿起玩偶左右摆弄。 许开阳轻描淡写地说:“我爸前几天从香港回来,顺便带回来的,我想这些小玩意儿你应该喜欢,就送你了,没别的理由。”他不愿意告诉她,这是他托了老爸的秘书,在香港跑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的迪斯尼限量版。 “谢谢,我很喜欢。”郑微不懂得矫情的那套,心里想什么,全都写在了脸上。她笑着抬起头,发现许开阳的眼睛一直专注地看着她,这让她忽然想起了黎维娟的话,感到了几分不自在,“你看着我干吗?”她嗔道。 许开阳脸一红,忙别开视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看什么,就觉得你挺好看的。” 郑微听了他的话,耳根也有几分发热,但她不想让他察觉到这个,故意凶巴巴地说:“好看也不能老看着,小心我挖出你的眼睛。” 以往她这样说话的时候,许开阳便会乖乖地不再出声,这一次他却低下了头,然后再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她,“我就想老看着,一直看着,你说行不行?” 郑微双唇微张地愣在那里。平心而论,其实不能说她对许开阳的心事从无知觉。请原谅一个女孩小小的虚荣,但哪个年轻的女孩不这样,在一切尚处于朦胧阶段的时候,愿意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享受着一个并不讨厌的男孩对她的好,刻意忽略那些暧昧的小心思。郑微也是如此,何况,她不但不讨厌开阳,还相当的喜欢他,愿意像好伙伴一样跟他在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她以为他一直不会说出来,那她就可以一直傻下去。 许开阳见她半晌没有说话,也拿捏不准她的心思,犹豫了一会儿,横下心去,大着胆子把自己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 郑微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像被烫了一下,迅速地缩回桌子下面,这才恍然惊醒一般地看着对面的男孩。 她的闪躲重重地挫伤了许开阳,他一双漂亮的眼睛迅速地黯淡下去,无比困惑地说道:“微微,你不喜欢?” 郑微的手在桌子底下反复地纠结,她今天本来已经够乱了,刚理清了对陈孝正的心思,还没个结果,又扯上了许开阳。她本能地想含糊地应对,假装自己并不明白他的意思,然后,他们可以继续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可心里有个声音在提醒她,这样是不对的,她不能那么自私,否则跟一个坏女人有什么两样? 她咬了咬牙,抬起手将那套她喜欢得不得了的玩偶轻轻推回许开阳面前,小声说道:“不是的,开阳,我是喜欢跟你在一起的,但是,我的喜欢跟你的喜欢不是同一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