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开阳明显被她绕口令一样的回答弄得有些晕,但还是隐隐明白了她的意思,并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结果,然而他喜欢的就是她的直来直往,恣意妄为。他只是有点儿不甘,“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哪里不好吗?”他有些受伤地追问。 “不,不,你很好,真的很好。”黎维娟的那些话再次盘旋在郑微的心里。其实无须旁人多言,她自己也知道开阳是个好男孩,家世好,长得好,难能可贵的是性格也好。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会把她捧在手心里一般爱她,可以想象,她要是这一刻点了头,应该也是会幸福的。可是如同李文秀牵着老马走回江南时心中所想的―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但是我偏偏不爱。她有什么法子? “我,我有喜欢的人了。”郑微心想,既然到了这一步,干脆就把话挑明了说。 许开阳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有喜欢的人了?是那个去了美国的人吗?你明明说要忘记他的。” “不是他,我另有喜欢的人。”郑微想起了陈孝正,嘴角不由自主地带着几分笑意。 “你骗我,我不相信。”许开阳也是个单纯的人,他明明察觉得到郑微的身边没有比他更亲近的男孩,除了她从小喜欢的那个人,是他所不能取代的,但那个人明明已经离开。 “我没骗你!”郑微被他激了一下,有些急了,“是真的,我也是刚发觉的,那个人你也认识。” “谁?是谁?”许开阳愕然,他更不能相信,在认识的人里,还有谁可以抢走他喜欢的女孩。 “陈孝正。” “陈孝正?”许开阳傻傻地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就是老张宿舍里的那个陈孝正?” 听到别人口中说出这个名字,郑微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但她还是郑重点头,“对,就是他。” 许开阳讶然失笑,伸出手就要去摸郑微的额头,“微微,你开玩笑也要编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吧。”全世界都知道她对陈孝正深恶痛绝。 郑微侧头避开他的手,正色道:“没错,就是他,我喜欢他。” 许开阳了解她,她现在的样子不像开玩笑。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怪异,“为什么呀?你明明讨厌他,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他。他有什么好,值得你去喜欢?”挫败感和不可思议的情绪让许开阳也失去了常态,尽管他努力克制,语气依然有几分尖锐。 许开阳口气里对陈孝正的不以为然激怒了郑微,她可以讨厌陈孝正,但是却受不了别人对他的轻视。她看着许开阳说:“没错,他没你家里有钱,长得也不见得比你好,他什么都没你好,但是你爱我,我却爱他,就凭这一点,你就永远输给了他!” 这是多么伤人的一句话啊!也许只有年少时的无知无畏,才能如此的肆无忌惮,郑微话说出了口就后悔了,然而她知道,那是她心里真正的想法,虽然后来她才明白过来,许开阳不是输给了陈孝正,他是输给了她,正如她输给了陈孝正。 谁先爱了,谁就输了。 许开阳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郑微低着头,她以为他会拂袖而去,然而他深深地呼吸,又慢慢地坐了回来。“你真傻,你爱谁不好,偏偏爱他?” 郑微对许开阳是心存歉意的,但她还是说了句:“你说得轻松,这事由得我吗?” 许开阳显然没有办法反驳她,于是低头摆弄着眼前的碗筷,过了一会儿,赌气似的说:“反正我不放弃,你可以喜欢他,我也可以喜欢你。他要的跟你不一样,微微,我赌你得不到他。” 郑微仰起了头,“开阳,我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