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将近天渐渐暗了下来,匆匆下班回家的人们也越来越少,马路上一片寂静。   与此同时,对于某种地方而言,夜晚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劲爆的音乐声中,这里的很多年轻男女正在肆意的舞动着身躯,在五光十色的镭射灯的照耀下,忘我的狂欢着,毫无陆及。   然而此时,一个格格不入的身影却在这种环境中,安小图穿着一身黑色长裤,上面陪着雪白的短袖,脸上讪讪笑着,可眼中却是充满着不知所措的绝望。   她很想逃离此地,但是……   安小图的视线转向自己的手臂,那里有只大肥手正紧紧的抓着她,让她无法逃离。   大肥手的主人,是一个有着大鼻子小眼睛的男人。他脸色通红,再加上厚厚的嘴唇、肥胖的身躯,真的很像是一头喝醉的猪。   安小图甩了甩胳膊,可惜没甩掉,反而让那头猪拽的更紧了。   安小图深知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她鼓足了勇气,对肥猪说:“不好意思先生,我只是个推销啤酒的,如果您对我们的啤酒不感兴趣,能否高抬贵手松开手,我还要向别人推销呢。”   “谁说我不买?”肥猪男虽说松开了手,但却起身挡住了安小图的去路。他一摇三晃的拦下安小图,露出十分猥琐的笑容,满嘴的酒气就喷到了安小图的脸上。   安小图皱着眉头后退了一步,立刻屏住呼吸。   “你让我亲你一下,我就花一百买你的酒,怎么样,同意吗?”肥猪男的双目贼兮兮的打量着安小图,抬手就想要摸她的白嫩嫩的皮肤。   安小图见状不对,连忙避开,心中则是万分后悔来这种地方推销啤酒。   然而,今天已经到了月底,再过几小时就是下一个月了。可是她却没有把任务完成。要是推销不出去的话,这个月她的工资就没有了,白打工一个月啊。   这该如何是好呢?   “哈哈哈,小美人,还等什么,来吧。”肥猪男可没有功夫等安小图想来想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那肥厚的嘴唇靠过来了。   “等等!”安小图赶紧叫停,闭起双眼,鼓足勇气大声阻止道。   肥猪男听到后,顿时愣了愣。   安小图睁开双眼,扯着嘴讨好的笑了笑,“先生啊,我只是个推销员,你这样,不太好吧。”   肥猪男有点不耐烦了,生气道:“我是帮你卖酒,亲一下都不让亲?要不是我,谁买你的酒,你应该感谢我猜对。”   说罢,他的肥嘴又要凑上来了。   “我……我男朋友在旁边呢,你这样,被他看到了就完了。”   “男朋友?”肥猪男真的停了下来,他看看旁边,迟疑的问道,“哪个是你的男朋友,我看看?要是你骗我,老子就不客气了。”   他才不信这个女人会有男朋友在这里。毕竟这里是c市最最有名的酒吧,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如果他男朋友在这里消费,她还会去当什么推销员吗?   男朋友什么的,恐怕就是个借口。   肥猪男的双眸中,散发出志在必得的精光,他心想等到时候这个女人在他身下娇喘的时候,他一定要好好报复,让她哭着求饶。一想到这些,他就有些等不及了呢……   安小图知道自己很难骗过那个肥猪男,只好装模作样的四处寻找,其实是在小心翼翼的查看。   可是事实令她再度绝望,放眼四周,全是在疯狂舞动的人们,她真没勇气说某个就是她男朋友。   直到她快要放弃时,突然有个坐在旁边桌子上的男子,吸引了安小图的注意。   这个男人很清冷,对着疯狂的人们,面无表情的安静的一个人坐着。他自酌自饮,仿佛周身散发出请勿靠近的气场,明显和这里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这个男人,仿佛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样,高洁不可亵玩,却吸引着她。   决定了!   安小图回眸,指着那个清冷的男子,说道:“我的男朋友就是他,看到没有,我说的是真的。”   肥猪男抬头看了一眼,就笑了,“哈哈哈,胡说什么,你以为你随便指了一个男的,我就会信?还是乖乖和我走吧。”   “我说真的,他就是我男朋友。”安小图慌乱了,赶紧挣脱肥猪男的手。   他们的争吵引起了周围的人注意,肥猪男还很要面子,就没敢真的强把人拉走。于是他生气道:“好,你说他是,那你证明给我看?如果他不是你男朋友,你就是欺骗客户,我会找你们领导投诉的。”   “可是……我还在上班时间。”安小图找了个理由,只求老天开眼,放过自己吧。   然而肥猪男哪里那么好骗的,直接拽着安小图去了那个男人跟前,然后挑衅般的对安小图说:“怎么不敢吗?那就乖乖和我走,这事我就不追究,不投诉了。”   安小图顿时觉得恶心,她才不想和这个男的走呢。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向那个清冷男子跟前走去。   安小图离那个男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个男子身上的气场,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难怪没有陪酒女来找这个男的搭讪,就这气场,真冷色个人呢。   安小图在害怕中,终于走到了男子的旁边。她回头看了眼肥猪男,只见他色迷迷盯着自己,仿佛笑着说,不敢了吧。于是安小图深吸一口气,对男子道:“先生,能请您帮我一个忙吗?我遇到了一个人渣在纠缠我,能否占用你一点时间,冒充一下我的男朋友?”   说完后,安小图的心疯狂地跳动着,双脚一软,险些就要摔倒,好在及时稳住了。   安小图等啊等啊,可她等了很久,男子也没有答话,甚至,连转都没转过来一下,更别提看她了。   那一副高冷的模样,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题,又像是在出神。   她想,这男的不会以为她是搭讪的陪酒女了吧,所以懒得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