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了陆少霆的电话,安小图的心脏依然抑制不住地疯狂跳动,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苦苦寻觅的真相马上就要揭开了,她的心里除了有满满的期待,更多的是对未知的将来的惶恐不安。   这时,刘莓打来的电话突然地打断了安小图的沉思。   “小图,我看了今天的报纸,各大媒体的头条都是你和陆总接吻的照片,是真的吗?”   “......”安小图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和陆少霆的关系,认识没有几天的陌生人,同时却又是自己未来的......孩子的爸爸。   “小图,我看这个陆少霆看起来挺关心你的,能不能让他帮帮忙给我们500万,就当我求求你了,我哥哥真的快坚持不住了,你也不希望看到他继续受折磨了对不对?”   听到刘莓这话,安小图的脸上泛起了凄凉的冷笑,昨天还口口声声地叫着自己嫂子的人,却要出卖自己来换500万救刘风。至少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爱刘风的,不管是异性之间的爱情也好,还是对刘伯父刘伯母的感激之情也好,总归自己曾经付出了一颗滚烫的心,可现在看来,这兄妹俩何曾把自己当做过亲密的家人。思及此,安小图的语气也瞬间冷淡了许多:   “放心吧,明天你哥哥就会没事了,我有点累了,先挂了。”没等刘莓反应过来,安小图就关掉了电话静静地站在窗前吹风。晚风扬起了她飘逸的长发,在夕阳下形成了一副绝美的剪影,全然没有注意到楼下一辆玛莎拉蒂上凝视自己的目光。   从夕阳西下一直站到华灯初上,安小图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抖擞起精神准备解决问题。   拨通了陆少霆的电话:   “喂,是我。”   “我知道,怎么了?”   “你明天......可以先把500万给我吗,刘风他可能快撑不住了。”   听到安小图口中难以掩盖的对刘风的关心,陆少霆的手不禁握紧了方向盘,“哦?想好了?”   “嗯,我父母的事,什么时候可以查清楚?”安小图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   “我尽快,明天早上你带着户口本,八点我在你家楼下等你。”陆少霆的语气云淡风轻,像是在说买一件衣服一样随意的事情。   “啊?”   “做陆太太当然要经过法律的允许,明早我们去登记。”说完陆少霆就挂断了电话。   本以为只是一场生孩子与五百万的交易,安小图没想到陆少霆却起了和自己结婚的心思,有点搞不清楚他的想法。一夜辗转反侧,在天边泛起鱼肚白后,安小图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叮铃铃......”一阵门铃声把安小图从睡梦中吵醒,以为是刘莓就直接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去开门了。几乎是闭着眼睛打开了门又闭着眼睛重新躺回床上,门边的陆少霆觉得有趣,眼睛里浮上了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意。   情不自禁地走到床边,俯下身去吻在了安小图的嘴唇上,安小图瞬间清醒。   “啊!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   “我进我未婚妻的房间合情合理合法。”陆少霆看着睡眼朦胧的安小图面色微红,穿着毫无请色意味的卡通睡衣,乌黑的长发更衬得肤色白皙,陆少霆觉得异常性感。   “这个吻,是不是还是一万呢?”安小图自嘲地说道,嘴角苦涩的笑和眼神里的落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一定要把自己看得这么廉价吗?快收拾一下自己,我们去民政局。”陆少霆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领带,重新恢复到了不悲不喜的状态。   本来十分暧昧和温情的氛围,因为安小图的一句自嘲,两个人的关系重新回到了冰点。快速地跑去卫生间换好衣服,洗漱干净,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想了一下,又化了一个稍微精神一点的淡妆,安小图慢吞吞地走出来。   一路上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陆少霆驾驶的玛莎拉蒂在早高峰时速度也不慢。   一路飞驰,民政局门口早已被闻讯赶来的娱乐和财经记者围得水泄不通,陆氏国际集团的总裁要结婚了,就已经足够劲爆了,何况对方既不是商业巨额的继承人,也不是军政要员的名媛,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生,几乎吸引了全城的注目。   “陆总,传闻中您一直不近女色为什么突然想要回归家庭?”   “陆太太,请问您是哪家的千金,和陆总是怎么认识的?”   “陆总,二位什么时候举办世纪婚礼?”   “听说陆氏新的楼盘的新楼盘就要开张了,您此举是不是有炒作之嫌呢?”   陆少霆几不可闻地皱了一下眉头,转过身来:“你是哪家报社的?”   “新......新时代传媒......”新上任的年轻记者被强大的气场震慑得话都说不连贯。   兔死狐悲,周围的记者也都集体选择噤若寒蝉,一时间,原本热闹的采访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陆少霆揽过安小图的肩膀,力气大得几乎要捏碎她细弱的肩头,快步走进了民政局,有引来了全体工作人员的侧目。   径直走到结婚办理桌前,“登记”两个字掷地有声。虽然有些激动,办理人员也很快动作麻利地处理好两人的证件。   “陆先生,陆太太,笑一下,对,陆太太再靠陆先生近一点。”安小图不情不愿地又挪了一点,被陆少霆一把拉到身边,相机此刻定格。   结婚证书上,面容冷峻眼角却带有笑意的丈夫和别别扭扭的妻子竟然意外地十分般配。   “陆先生,陆太太,恭喜二位正式结为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