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落下…… 陆少霆突然抬起头:“你是木头做的吗?” 不知道是因为动情还是因为恐惧,安小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眼泪顺着太阳穴流下打湿了枕头。   ……   “真是扫兴!”陆少霆快速地起身离开了。   房间里的安小图还在愣愣地掉眼泪,即使是曾经算是自己男朋友的刘风,连接吻也半是害羞半是抗拒地躲过的。而陆少霆在夺走自己的初吻之后,又三番几次的侵犯她,虽然知道这是她应该付出的代价,但安小图的心中,还是控制不住地泛起了一种名为委屈的情绪。   那个昨晚还柔情蜜意的抱着自己睡觉的人,被自己拒绝之后就是这么冷漠的态度。安小图不知道,陆少霆的这一系列举动,只是因为自己在睡梦呓语中那一声不经意的 “刘风”。   冲过一个冷水澡后的陆少霆下楼时,路过安小图的房间,发现小女人还眼圈红红地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发呆。她就这么厌恶我的靠近吗?想到这里,陆少霆心中的烦躁又多了几分。   也没有吃早饭,直接驾驶着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在陆家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刘妈心中了然,这样的陆少霆,一定是带着火气的。而安小图也久久没有起床下楼吃饭,想必两个人产生了什么摩擦吧。   “小图,吃饭了,少霆吩咐过的,要你三餐一定要按时吃。”刘妈擅自做主地想要帮忙缓和一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子开始,她就觉得,这个姑娘对陆少霆来说一定很特别。   “哦,好的,刘妈。”多年的艰苦生活磨平了安小图年少时的任性和执拗,尽管此刻心情十分糟糕,还是答应了刘妈下楼去吃饭。   在陆家别墅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下去,虽然和陆少霆偶有争执,或者是陆少霆突然兽性大发要求自己履行陆太太的职责之外,总体来说还是很平静的。   总体来说,陆少霆对安小图还是十分不错的,除了不允许再和刘风、刘莓见面之外,不限制她出行的自由,花销也都足够,甚至还经常送她一些名贵的衣服、包包、珠宝之类的礼物。   刘风和刘莓也很久没有再找安小图要钱了,本以为自己的生活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却不知道自己所谓的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和好闺蜜正在寻找新的办法来像吸血鬼一样榨取自己的剩余价值。   陆氏国际集团的顶层,总裁办公室门口。   陆少霆的秘书戴倩忍着心中的鄙夷和怒火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已经说了很多遍的话:“不好意思,先生,小姐,我们陆总现在在开项目筹备会议,没有预约您是不能够见他的。”   刘风依然恬不知耻地说道:“哎呀,你就让我们进去吧,我们是陆总太太的好朋友,找陆总有很重要的事情,你让我们进去吧。”   “真的很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工作,我实在是不能贸然通报。”戴倩的语气越来越强硬。   “陆总,陆总,您还记得我吗?”开完西城区开发项目的筹备会议的陆少霆从走廊尽头那间最大的会议室走出来,冗长复杂的筹备会后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都是灰头土脸、神情疲惫,只有陆少霆依然是意气风发的样子。目不斜视的走到前台,从头至尾都没有看刘风一眼,径直走到戴倩面前,“通知保安吧,以后再有闲杂人等在这里吵闹,我就考虑要换个秘书了。” “好的,陆总。”戴倩丝毫没有要为自己解释一下,她知道陆少霆不喜欢工作人员在工作时带入过多私人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