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为什么她成为了陆少霆任用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保卫处,马上带人来48楼。”
  “陆总,陆总......”保安拉走刘风的时候,他还在不知羞耻地大呼小叫,刘莓好歹是个顾及颜面的女孩子,“哥,我们走吧,你还看不出来吗?在陆总这样的有钱人眼里,是根本不会把我们当回事的,想要捞油水,还是得从傻小图那里下手。”兄妹二人终于离开了。
  第二天晚上,安小图就接到了刘莓的电话。
  “小图,求求你了,帮帮我们吧,哥哥实在是太想见你了,可你一直不能联系我们。所以他就去陆氏集团找陆总想求他让我们见你一面就好,谁知道,陆总不但没同意还让保安把他轰出来了。”刘莓一边用假装出来的哭腔和安小图说话,一边对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刘风挤眉弄眼。
  “就说我受伤了。”刘风在旁边边比划边对着口型。
  “哦,对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哥哥当天晚上出门的时候就被一帮不认识的人给打了,还说什么不要爱自己不该爱的人什么的,小图你知道的,哥哥旧伤还没好,现在腿又被他们打骨折了,我们真的快支撑不下去了。”
  这时刘风也在一边帮腔:“小莓,谁让你告诉小图的,不要说......”
  虽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刘风还爱着自己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但想到刘风为了能够见自己竟然被陆少霆的人打了心中不免愧疚自责,“我也没想到陆少霆竟然无聊到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别着急,我替你想办法,明天我找借口出去和你们见一面。”
  “不,小图,不一定是陆总打的,只是我们平时也没得罪什么人,不知道谁会对哥哥下这么重的手。”刘莓这番话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一大早,安小图就以想出去没东西为理由让林叔送自己去一家大型的百货商场。陆少霆起床时,发现安小图的房间已经空空如也,但也没多想,从刘妈那里得知安小图已经吃过早餐出去买东西了,也就由她去了。
  安小图进到商场里,随意买了几件衣服作掩护就直奔自己和刘风、刘莓约好的碰面的商场里附带的咖啡馆里,求财心切的兄妹俩早就焦急地等在那里,看到安小图来见他们时手上还提着几件大牌衣服,心里早已满是嫉妒和愤恨,但是碍于还要依靠她发财,就忍着没有发作。
  刘风从医院里买来一些石膏和绷带缠在自己的右腿上,还刻意装作行动不便的样子,果然骗过了心思单纯的安小图。
  “刘风,你怎么样了,陆少霆怎么把你打得这么严重?”安小图深情和语气里的关心的担忧都是真真切切的。
  “小图,我终于见到你了,没关系的,这点小伤,比起你来,真的算不了什么,我这么爱你,一天见不到你我就经受一天的煎熬......”刘风真是天生的演员,表演起用情至深的痴情种子来全然不像那个为了勒索在咖啡店里大吼大叫的人。
  刘莓也在一旁添油加醋:“还说小伤呢,小图你都不知道,昨天哥哥的腿流了好多好多的血,但是我们没钱住院,没钱接受正规的治疗,我好怕哥哥再出什么事啊。”
  安小图闻言赶忙从手包里拿出用信封包起来的厚厚的一沓现金,“这是陆少霆给我的零花钱,我在陆家也没什么用得到钱的地方,你们先拿去用吧,有情况再联系我,我想办法见你们。我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会引起怀疑的,我先走了。”说完,安小图就匆匆地离开了。
  “没想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丫头片子竟然有这么个勾引人的本事,陆总随便给她的零花钱就有几万块,我们有了这么提款机,以后的生活真是不用愁了。”说完,刘风三下两下把自己腿上缠的绷带解下来,准备拿着安小图给的这笔钱再去挥霍一把。
  安小图回到陆家别墅的时候,陆少霆破天荒地第一次回家吃午饭,“早上干什么去了,起这么早?”
  安小图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脸冷笑地问道:“陆少霆你身为一个总裁,每天有这么多繁忙的事情需要处理,你无不无聊啊,为什么要找人打刘风。”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面对安小图突然地脾气,陆少霆觉得云里雾里的。
  “我们之间只是交易的关系,你为什么要去伤害我的朋友?”安小图看到陆少霆这样的反应火气更大。
  “朋友?就是你那个小情人吗?怎么,他又出什么事了,你是心疼了?”陆少霆挑眉,比起说伤害彼此的话这种技能,两个人谁也不弱于谁,“安小图,你可以的,敢这么和我说话的女人,我以为除了我妈不会有第二个了呢。”
  安小图冷笑了一声,也没有再说话,就要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
  一个猝不及防,被陆少霆大力地拉了回来,踉跄着差点跌倒,陆少霆捏着安小图的下巴说,“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记住你自己是谁,摆正自己的位置。”手上的动作力道之大,安小图几乎觉得自己的下巴就要碎在他的手里。
  “知道,陆少霆总裁花了500万元买来的一个用于生孩子的妻子,妻子?不是吧,或许只是个玩物吧。”安小图凄凉地笑了,大滴的泪水却不期然地从眼角滑落,滴在陆少霆骨节分明的大手上,滚烫的泪水烫得陆少霆一瞬间的愣神。
  安小图趁机快速地挣脱陆少霆的桎梏,头也不回地跑上楼去了。
  “少霆,您这是何必呢,刘妈看得出来,你很想对安小姐好,嘴里说的话却总是违背自己的心意。”刘妈在陆家多年,陆少霆早就把她看作是自己的一个长辈,即使对待外人冷若冰霜,对刘妈确是敬爱有加。所以她才敢如此毫无顾忌地说话。
  陆少霆听后沉默了一会,告诉刘妈自己先休息,自己晚上要出去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