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次因为刘风被打的事情,于陆少霆发生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正面冲突之后,安小图已经连续五天没有和陆少霆说过一句话了。不过两个人之间的交流本来也不多,因此安小图甚至还觉得有那么一丝松了口气。
这期间,刘莓似乎尝到了欺骗安小图的甜头,开始不断地以不同的理由来找安小图借钱。今天刘风该换药了,明天刘风伤口感染了,后天又说住院费不够了,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十几万块。
起初还可以从陆少霆给自己的副卡里提一些钱,但后来因为害怕自己频繁的体现太过可疑,安小图开始在二手奢侈品网站上低价出售陆少霆给自己买的名牌高档皮包和首饰,才能勉强支撑刘莓的索求无度。
或许是觉得安小图天真好骗,有一天刘莓无意间发了一个在当地以高消费著称的酒吧里的朋友圈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照片里的酒都是价格高昂的招牌特色。
安小图看过后心中已经开始产生了疑惑,如果真的如他们兄妹俩所言,刘风伤势严重对的话,那么做哥哥的还在医院里面接受治疗,做妹妹的是哪里有时间和金钱去声色场所里享乐的呢。
  安小图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误会了陆少霆,但是自尊和羞赧让她很难主动低下头来去想找陆少霆和解。何况刘莓每次找到自己的时候,言行举止里的悲伤和无助看起来都是真真切切的,她也只能安慰自己,或许刘莓去酒吧是因为哥哥的事情心烦,才去散心的吧。
  五天里陆少霆除了晚上休息之外很少回家,一方面是因为新的项目已经提上了日程,并且是陆氏国际集团今年占据最大利润额的一个大型工程,另外一方面,矛盾的自己回到家里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还在和自己怄气的安小图,两个人都是骄傲的人,谁先低头,都很难。
  “戴倩姐,这是我从美国带回来的限量版香水,已经绝版了的,我觉得和你的气质特别搭,我特意带回来想要送给你的。”秦璐璐笑靥如花地对戴倩说道。
  只要是陆少霆身边的人,秦璐璐总是异常的热情而体贴的对待。陆少霆就算再嫌弃秦璐璐吵闹,但毕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而且秦叔叔又特意交代过要自己好好教教她商场上的规矩和手段,所以总归,自己不能够把她拒之门外吧。
  况且,秦璐璐还总是三番五次的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送给戴倩各种各样的名贵的礼物,有时候是大牌化妆品,有时候是有价无市的小众配饰,因此每次她来打探陆少霆的行程,戴倩也乐得清闲,总是直接就告诉她了。
  长此以往,难免被不少公众媒体拍到所谓的“陆少霆总裁和秦氏千金出双入对”的照片,甚至传出了陆少霆和安小图疑似婚变,灰姑娘嫁豪门的婚姻果然难以长久的风言风语。
安小图在家里看到这些八卦消息,最初还有些庆幸陆少霆好像对自己不感兴趣了,自己或许能够重获自由了,但时间长了,她也开始慢慢点开放大新闻中的照片,仔细对比传说中的秦氏千金和自己的差别。
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种叫做吃醋的情绪在她的心里落地生根,发言,逐渐长成参天大树,将一颗心密不透风地包裹住。
  一天夜里,陆少霆回家得异常晚,直到夜深人静,才听到那熟悉的玛莎拉蒂的刹车声。晚餐时,安小图已经从刘妈那里得知陆母突然重病入院的消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一直到深夜她都没有入睡。
  哒,哒,哒。是陆少霆上楼梯的声音,感受到他经过自己的门前突然停下了的脚步声,安小图莫名变得特别紧张,这种心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就像是十三岁那年,新来的帅气的实习英语老师在听过她标准的口语时对她露出灿烂笑脸时的心情。此时门里门外突然都静下来了,静得她几乎能听得清楚自己疯狂的心跳,很久以后,当她再回忆起当时面对陆少霆的这份心情时,安小图才知道,那是悸动。
  陆少霆站在房间门口犹豫了一会,还是轻轻地推开房门,又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怕吵醒熟睡的安小图。要不是此刻光线太暗,他一定能从安小图颤动的睫毛上看出床上的人一直没有入睡。
  感受到床铺的另外一边凹陷下去了,安小图知道是陆少霆躺了过来。此时,一双大手伸过来,把自己带到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里,安小图忍不住了小声问道:“陆少霆吗?”疑问的句式,确是肯定的语气。
  “别动,让我抱一会。”不知道为什么,从这淡漠的语气中,安小图却听出了一丝疲惫无助和悲伤,原来所有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候,强大如陆少霆也不例外。
  安小图没有说出口的话是,我本来也没有想要拒绝你。
  一夜的相拥而眠,两个人都睡得异常安稳而踏实,安小图没有再被七年前那场事故的梦魇缠身,而陆少霆因为公司和母亲的病情而时皱起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那一刻的岁月,如果能静止下去,可能应该是爱情最好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