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晴天,阳光透过窗帘的间隙洒到床上,两个人几乎同时醒来。   “早安。”陆少霆难得的温柔和好脾气。   没等安小图反应过来回应一个相同的早安,薄如刀锋般地嘴唇早已凑过来开启了一个缠绵的法式深吻。由于上一次的教训,鬼使神差的,安小图没有拒绝。   “等你什么时候内心里也不再抗拒了,能够完全接纳了,我再要你履行生儿育女的义务吧。”陆少霆看似冷淡的话语里,其实包含了深刻的包容和妥协。   安小图脸红红的点了点头:“嗯。”   安小图甚至开始想,如果不是刘家父母对自己有恩,自己又是先和刘风相爱了,或许陆少霆真的是一个优秀的人生伴侣。想到这里,她又开始为自己的多情羞耻,陆少霆下楼后,赶忙给刘莓打了个电话询问刘风的情况。  接电话的是刘风,听到安小图还在关心自己,刘风更加确信这个自动提款机可以给自己带来无数的便利。   “小安,我真的好想你,都怪我没有本事,不能照顾你,甚至不能和陆总去竞争你,但是我会一直爱你,一直等你的,你还是爱我的对吧?”刘风又开始了花言巧语的哄骗。   想起了两人过去的种种,刘风虽然劣迹斑斑,还总是惹麻烦,但总体来说对自己还不错,两个人也有过几年如胶似漆的甜蜜热恋期,安小图回了个“嗯”字算是肯定了刘风的问题。   挂断电话,果不其然,刘风有收到了来自安小图的一笔汇款。看起来逍遥的生活,不知道最后在终于完全失去了安小图的爱和信任之后,刘风的心里可曾有过一丝的遗憾和悔恨。   陆少霆和安小图这场旷日持久的冷战终于在一夜的相拥而眠之后宣告结束。 可把刘妈高兴坏了,整个早餐时间都在和安小图讲述一些夫妻相处以和为贵,互相包容的心灵鸡汤,安小图听了觉得好笑也觉得暖心。 直到刘妈说到那句“什么时候你能够为陆家生个大胖小子,可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圆满呢”,安小图刚热起来的心瞬间跌入冰点。   虽然知道刘妈的话并不恶意,只是那句话突然点醒了她,让她重新想起了自己和陆少霆的婚姻本质不过是建立在生儿育女作用之上的一个契约。   门铃响起的时候,安小图正吃过早饭在花园里散步晨练。秦璐璐突然冲进来抱住刘妈,“刘阿姨,璐璐好想您呐,看,这是我给您带的保健品,增强免疫力的。”   秦璐璐长得貌美如花的,嘴巴又甜,对长辈很有礼貌,加上从小就经常缠着陆少霆一起玩,刘妈对她也是喜欢的不得了。   “哎呦,璐璐来了,快进来坐,哎,不巧了,你少霆哥哥刚刚出门去公司了。”刘妈一脸慈爱地笑着说道。   “知道,我就是来专门看您的,好想念您做的皮蛋瘦肉粥啊,在国外吃再多昂贵的西餐料理,最想的还是喝一碗您做的粥了。”平时高贵冷艳的大小姐撒娇的时候那股可爱劲让刘妈受用得很。   “那今天中午就别走了,留下来吃饭,刘妈亲自下厨给你做。”说完,刘妈就忙里忙外地开始准备。   “嗯,好。”笑眯眯地回答了刘妈,秦璐璐的目光转向了安小图,在她的眼神里,明显闪烁着炫耀和挑衅。   “走吧,我们俩聊聊,嫂子?”   “啊?我吗?”安小图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看起来活泼漂亮的女孩子一进门就对自己抱有这么深的敌意。   秦璐璐没有理会她的讶异,径自走上了二楼,准备去陆少霆的书房,安小图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她,只得跟在身后不说话。   走到书房门口,安小图犹豫了片刻,秦璐璐问道,“怎么,少霆不让你进他的书房?”仿佛此时的自己才是陆家这栋别墅里真正的女主人,“哦,我忘记了,书房里有很多重要的文件,少霆不允许外人进的。” 安小图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是个迷恋陆少霆的痴情少女,要来找自己展开报复的。 “陆少霆啊陆少霆,你到底在外面有多少朵桃花,我到底因为这个婚姻无辜扛了多少少女的憎恨?”安小图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表面上却还是平静如水,只盯着自己的脚尖出神。   秦璐璐达成了自己所谓的“宣告主权”的目的,便也不再纠结于一定要和安小图在书房里谈话,两个女孩子便一同到别墅外面附带的小花园里散步。   “你不认识我吗?我和陆少霆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两家的父母是世交,双方对于我们两个都很认可的。你之前没见过我是因为我去哈佛留学了,学的工商管理,那你呢嫂子,和少霆哥哥是怎么认识的?”秦璐璐言语间的意思不言而喻。   安小图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自己和陆少霆的契约关系挑明,考虑了一下说道:“陆少霆答应、帮我做一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我呢......就答应嫁给他了。”   秦璐璐闻言已经是怒火中烧,居然是陆少霆要娶的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如果刚刚的一段绵里藏针的话还算是客气,那她接下来的话可谓是锋芒毕露了。   “我不知道你是看上了陆家的财产和地位还是少霆本人的能力,我劝你最好还是识趣一点,陆少霆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够高攀得上的。”   “嗯。”安小图不咸不淡地应着,心里只想着能赶快送走这位大小姐。   两个人气氛尴尬地在一起坐了一会,秦璐璐就去陆少霆的书房里看书了,而安小图也借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看到安小图都没有和陆少霆睡到一个房间里,秦璐璐更加肆无忌惮。   午餐时间,秦璐璐率先跑到厨房里帮着刘妈端菜准备餐具,并告诉刘妈安小图身体不舒服不吃午饭了。   刘妈心里觉得不放心还是找借口跑到房间里亲自问了一遍安小图。   “小图,璐璐说你身体不太舒服不想吃饭了,你这样不行啊。”刘妈眼里的担忧让安小图十分感动,同时也明白这一定是秦璐璐故意针对自己的,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不吃午餐这样的话。   安小图想了想告诉刘妈,“是的,刘妈,您被担心了吗,等下我想吃了自己会去吃的,您先去吃吧。” 看到刘妈自己一个人下了楼,秦璐璐明白安小图屈服在了自己的欺压之下,心中的得意之情油然而生。秦璐璐告别的时候还特意跑到了安小图的房间:“你大可以找少霆哥哥告状说我今天欺负了你,就是不知道他会站在谁那一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