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秦璐璐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对于陆少霆的内心,她觉得自己一刻都没有了解过。但此时此刻为了虚张声势,秦璐璐还是强行镇定地说了那些威胁的话。   安小图没有作声,选择了忍气吞声。  送走了秦璐璐,安小图总算能清净一会了,刘莓的微信却又开始轮番地轰炸着她。   安小图无意间问道:“刘风去哪里了?”   刘莓又想趁此机会再敲诈安小图一笔,便说道:“哥哥出去找房子了,我们住的房子到期了,房东说不再租给我们了,小图,陆总家里有没有闲置的空房子可以暂时收留我们几天,或者你能不能先帮我们支付一下房费,我这个月发了工资就还你钱。”   安小图觉得好笑,刘莓现在哪里来的工作,本来陆少霆说是要刘莓和她给陆家老公抵债还自己的五万块的,但随着后来事情发展得越来越复杂,也就不了了之了。但转念一想,发觉了事情的不对。   “莓莓,刘风不是腿骨折了吗,怎么能出门去看房呢?”安小图问道。 刘莓也发现了自己即将露馅,赶忙支支吾吾地回答,“嗯,我,我记错了,哥哥在医院治疗骨折呢,我是说我,我打算出门去看房的。” 看到安小图似乎并没有相信自己的话,刘莓突然话锋一转,“小图,七年前要不是我爸爸妈妈帮着照顾你,你怎么可能找到你妈妈留给你的房子,说不定早就流落街头了。现在我和哥哥有困难,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吧。”   道德绑架这样一个招数对于安小图这种心软脸皮薄的人来说,一直很有用。   但即使陆少霆给安小图再多的零花钱,也禁不住刘家兄妹俩无休无止的索求,安小图不断地转卖自己的名贵珠宝勉强支撑。   精明如陆少霆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安小图的异常,只是在一天早上假装随意地问道,“哎,我送你的那条天然粉色的珍珠项链最近怎么没有见你戴过了?”   “哦,项链带子有一点问题,我找珠宝店去调整一下。”安小图心虚地遮掩过去了,陆少霆也没再多问。   回到公司,陆少霆就叫来了自己的特别助理李俊。李俊说是陆少霆的特助,还不如说是陆少霆工作和生活中的左膀右臂,最得力的助手,在陆氏国际集团,李俊的贡献和影响力甚至和副总经理平分秋色,其动作能力可见一斑。   “李俊,你去给我查一下刘风这个人最近的动向。”   “好的。”李俊很快走出了办公室。   晚餐时间,难得的陆少霆也在家中,边喝汤边装作随意地敲打安小图,“跟你说过很多次了,离你那个刘风远一点,他不是什么可以信任的人。”   安小图心里咯噔一下,还是强行装傻,“啊?我最近都没和他们有什么联系啊。”   “行了,别装了,真当我不知道我送你的那些首饰都去了哪里,安小图,你是真的一点点都不在乎我对你的好啊。”陆少霆又回复到了之前高高在上冷冰冰的样子。   “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谁可以信任,谁不可以信任,我心里很清楚。”安小图还在嘴硬。   “哦,是吗?”陆少霆也不多说废话,拿出李俊下午提交给他的一份档案材料,上面详细记录了刘风最近在各大赌场的交易记录,多则几十万的交易流水,最少的也有两三万,而且多是负债累累,鲜少盈利。“这就是你所谓的可以信任的人,安小图我真是高看你了。”   “你不仅调查刘风,你还调查我?在你这种人眼里,是不是我们这些人都是愚蠢的,都是不可靠的,陆少霆,你没什么立场管我,我和你结婚的唯一原因就是想知道我爸妈事情的真相,我们何必把简单地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安小图冷笑道,或许是恼羞成怒,或许真的是陆少霆趾高气扬的态度让她感受到了鄙夷,安小图一时口不择言。   “真是不知好歹。”陆少霆放下这句话,就回书房了。两个人刚缓和了几天的关系,又进入到了互相不满的敌对状态。 “刘风,你又去赌博,你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是吧,踏踏实实地找份工作好好生活对你来说就这么难吗?”安小图回到房间,情绪也很不好,还对刘风抱有一丝幻想,给他打了个电话想最终确认一下。 电话的那一端,洗牌和下注的声音清晰可闻,安小图不是傻子,瞬间明白了什么腿受伤了都是兄妹俩用来勒索敲诈自己的借口。   刘风一看事情败露也不再隐瞒,只是一味地哀求安小图再多给自己打些钱,不断地承诺自己一定会翻盘的,到时候拿这些钱还给陆少霆,接安小图回家。   “执迷不悟,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给你们打钱了。”安小图挂断了电话。 赌场里的刘风挂掉了电话,咒骂了一声“臭婊子”随即又加入到了疯狂的赌徒大军之中。连胜三局之后,刘风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顺风顺水,下得筹码越来越多,企图趁着这次好运气尽快捞回成本。 赌桌对面的那个人和赌场前台的负责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而兴致勃勃的刘风并没有注意到。 第四局开始,刘风的牌局明显开始走下坡路,本想见好就收,但围观的人和对手都在不停地起哄,利令智昏的刘风稀里糊涂地落入了赌场的圈套,妄想回本却重蹈覆辙越陷越深。 就在刘风输红了眼之际,一个领班模样的人走过来:“刘先生,您在我们这已经负了一百万的账了,我们不会再借给你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把账结一下,半个月之内,看不到这笔钱的话......听说你还有个漂亮妹妹,我们老板还有个会所,让你妹妹去那里打工抵债也不是不可以的。那里的公主,行情好的据说一夜都能够赚到八千一万呢。”   虽说刘风再混账的人,也不至于坑了自己的亲妹子,听了领班的话,失魂落魄地走出了赌场。   回到家,眼看着事情渐渐瞒不住,只能和刘莓商量,刘莓也是又急又气,最终兄妹俩还是决定再次利用安小图的善良来帮自己度过这个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