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那天晚上,金默与制片人开完会后,自己一个人偷偷去吃驴肉火烧了。 这时候,闻香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反正是管不着自己了,金默有些�N瑟,哟,还特地来个电话祝福呢…… 闻香没想到金默抢了她的话,只能说,你在北京都好吗? 挺好的,不过闻香啊,这件事我可真得谢谢你,没想到你人脉那么深广,影视圈还有认识的人啊? 闻香在电话那头干笑了一声道,正好聊天说到了,我觉得你是最适合的,这也算是给你的一件生日礼物吧。 金默家里的真实情况,别人可能不知道,闻香可是一清二楚的啊。毕竟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过金默并没有觉得她在冷嘲热讽。 金默说,对了,你要不来北京帮我? 闻香沉默了一下,我又不会写剧本。 金默说,对啊,我知道,我想让你来助我一臂之力。 闻香说,你想让我来当你助理? 哎呀,我就是开会老看到这人也有个助理,那人也有个助理,就随口那么一说嘛,毕竟你也是千金大小姐!可上次你不是说不喜欢在家里的公司待着吗?是吧,每天游手好闲,多累啊。 闻香义正词严地回答,我没有闲着,但是,好啊! 金默吓了一跳,你这就答应了? 闻香说,是啊,送佛送到西天呗。 金默挂了电话,心里也是久久不能平静。他之所以现在对爱情不屑一顾,有绝大部分的原因是在爱情这个领域,到目前为止,他虽没有深爱过一个人,但却被人深爱过,这个人就是闻香。虽然他觉得这一切都莫名其妙――闻香长得好看,人有趣、善良,家里条件还好,毕业后进入家族企业,做得也是风生水起,怎么就喜欢他了呢?从小学五年级闻香第一次表白到现在,十多年了,这期间金默谈过很多场恋爱了,而闻香呢,也再也没有提起过喜欢他这件事。可当时闻香对金默表白的那一幕因为闻香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而始终没有谢幕,却又因为闻香总是大大方方的,金默虽然心有愧疚却也自自然然地承受着她的好。另一个让金默心里舒服一点的事是,闻香的老爸倒是会经常敲打金默一下,小子,你可走开点,你可配不上我家闺女。因为配不上,所以赔得起。 金默不知道,这个生日,除了收到闻香的这个大礼之外,他的好基友朱珠也给金默献上了一份大礼。 朱珠给金默发信息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 朱珠说,在吗在吗在吗? 金默给朱先生回了信息。 朱珠说,我决定再给你一份生日大礼。 这个“再”字简直用得神妙,因为金默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朱珠已经送了什么。 啊? 献给你一个女朋友! 金默愣了一下,回复他,你去越南买了一个姑娘? 朱珠的微信对话框里出现一个无语的表情,这是犯法的。 那怎么就献给我一个女朋友了呢?要知道,我现在是以事业为重的。 人家非常优秀,符合你对颜值的高标准以及对其他方面的零要求。 金默谦虚道,那也只是我喜欢而已,人家不一定喜欢我。 朱珠说,找到一个你能喜欢的人,这就是第一步啊,毕竟,你单身那么久了。 朱珠是金默的好基友,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就是北京老炮――对人生见解深刻独到,对朋友刀山火海、两肋插刀。他是一个幼儿园老师,他经常说,在感情问题上,你就是一个幼儿园的学生。反正在他看来,所有的人类都是幼儿园的学生。所以平常,金默都称他为朱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