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能成为朋友,也算是缘分。 两个人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却是在日本认识的。那是在金默大学毕业后的那个假期,有很多场毕业旅行,金默也陪同学去了好几个地方。一圈转下来,反而觉得不像是旅游,更像是在各个地方开同学会。他不喜欢那种状态,离别时候骤然的深情让他觉得难为情,而那些美食与风景都因为注定的离别而变得透明。 金默倒也不是多么热爱美食与风景,只是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把那些浓烈又浅薄的依依不舍给舍去。 于是金默就买了前往东京的机票。为什么是东京?是因为刷机票时,去东京有特价的。 日本可能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人与人之间保持着疏离,如果不想被打扰,你就可以享受自己的孤独。 金默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与朱老师相遇的,相遇在表参道的一家咖啡馆里。当时金默一个人坐了一张桌子,朱老师进来的时候,整个咖啡馆也就这张桌子有空位了。如果是其他人,在金默那种冷冰冰的气场之下,可能就选择离开了,朱老师却大大咧咧地坐下了。 金默忍不住说了一句,这里有人。 朱老师扫了一眼桌面,还没到? 金默说,对,一会儿就到。 朱老师说,来了我就走。 金默说,几分钟就来。 朱老师不说话了,金默也就自顾自地喝咖啡。过了大概三五分钟,朱老师突然坐下了,还是那句话,一会儿来了我就让呗。 金默没辙了,因为他真的没有朋友要来,朱老师就这样坐下了。要是仅此而已,当天买单后也就走了,只是当金默想要买单走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 他一下子毛骨悚然了,在异国他乡,钱包丢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金默脸一下子白了。 这时候朱老师却不计前嫌地问了一句,兄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后来的事情,朱老师通过一个在大使馆的朋友帮金默搞定了。自然而然地,两人也就成了朋友。 不过呢,在朱老师说话的艺术里,总有那种披着真诚外套、不那么虚伪的嘲讽。 其实仔细算下来,他单身不久,也就个把月吧。 金默觉得自己写过最好的台词是,生活要继续,上一份感情的甜与伤都不应该左右下一份感情的味蕾。所以他每次都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去迎接一份新的感情,不过也只有金默自己知道,姿态崭新,心底却似乎在悄悄褪色。谈那么多次恋爱,别人觉得是花心,自己明白是心里害怕了,好像爱情这个东西不经意间在爱来爱去的时候就溜走了。 所以现在金默对谈恋爱这件事,也有点无精打采的。 说话间,朱老师把姑娘的微信号给推送过来了。 加了一下。 通过了。 然后,金默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都快凌晨四点了,这不是一个适合聊天的时间。金默翻了一圈姑娘的朋友圈,把手机放下了。 姑娘是真的好看,是那种其他姑娘也会恨恨说一句“长得是蛮好看的啦”的那种好看,对于男生来说,既不觉得妖娆,也没有绿茶婊的嫌疑。这种看似中庸、没有过失,其实洒脱的好看,是真的好看。 正因为是这样的好看,反而让金默觉得无味,因为知道这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一个类型即使再小众,也是有一批人的,难道这一批人自己都要去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