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喜欢,他不喜欢。 而且,他其实也不喜欢朱老师填鸭式地塞给他一个妹子,就像是在告诉他一加一等于二一般。金默觉得爱情是一场意外,而不是按部就班的拼凑。 金默思来想去,还是半夜给闻香打了一个电话。金默把这件事情与她说了一下,闻香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你想表达什么? 金默叹了一口气,一种惆怅吧。 是惆怅,是那种好像身边也不缺人来人往,却没有谁能走进心里的惆怅。当然,这些金默是无法对闻香说的,闻香一直能够走进他的心里,但他从来没有把她放在身边这个位置上。判断一个人在不在身边,倒不是风雨与共,也不是携手共进,而是那些在最无聊、苍白的日子里,是否能陪着自己,做那些没劲琐碎的事情。 在身边,比起在心里,哪个更能暖人呢?金默也想不明白,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觉得女朋友不过就是那种暖手宝式的存在,他从来没有与女朋友正儿八经地谈过生活,谈过理想。当然,这一点可能要怪朱老师,他的存在,让那些女孩脑子里仅剩的一点思想都显得那么可笑。是谁说过那句话――如果不是因为性,男生其实更喜欢与男生玩。 闻香最后说,聊一聊呗,喜不喜欢,合不合适,你买双鞋还要试试呢,接触一下,有何不可? 闻香的话,给了金默通行证,他对她是惯有歉意的,他觉得自己谈恋爱之前与她打个招呼是一种尊重,也是因为她刚给他介绍了一个活,他怎么可以马上就不务正业地去谈恋爱呢?不过既然闻香这样说了,那金默也没有理由不去试一试。多谈几场恋爱也没什么不好的,写偶像剧最有名气的陆老师,听说就谈了很多场恋爱。不过也有传闻说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这样才能写出打动人的爱情故事来。 男人总是这样,在情感问题上,人生唯一一次会站在女人这边,可能就是对母亲或者女儿了。 那天晚上,她通过了金默的好友请求之后,金默很久之后才睡着,但是他没有打招呼。 过了一会儿,她主动发了一个表情过来。 金默看到了,然而没有回。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金默拿着手机看了一下。 朱老师发信息过来说,你怎么不回她信息?你小子套路挺深啊!我告诉你,不要玩套路,人家什么没有见识过,你这种欲擒故纵没用。 金默笑了,要是没用的话,她也就不会告诉你了吧。 朱老师说,哎,随你,但是你有本事就不要给她回。 不回就不回,确实也不知道怎么回,回了之后聊什么。这整个就是一件挺无聊的事情,仅仅因为对方长得好看,仅仅因为他现在单身,仅仅因为和朱老师倍儿熟,就要落槌吗?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金默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朱老师,你为什么那么热情地给我介绍一女朋友呢? 朱老师说,给你介绍女朋友你怎么还疑神疑鬼的? 金默淡淡一笑,我们认识那么多年来,你给我介绍过三次女朋友,一次是自己玩腻歪了找人接盘;一次是觉得那个女生很好,但是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又不想肥水外流,于是给塞了过来;还有一次是自己没有追上,恳请我出马追上人家,然后把人家抛弃了以雪你追而不得之大仇。但是那个妹子任何一个男人也追不上,因为她压根不喜欢男人。 朱老师惊呼,靠,原来真相是这个,你今天才告诉我,害得我耿耿于怀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