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为了迎合那句“无图无真相”的名言,朱老师立马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是他与著名偶像剧编剧陆老师坐在一起喝茶的照片! 大概反应了五秒钟,然后,金默疯一般去追逐那辆商务车了。 结果朱老师的微信又来了,你跑前头去了,就北京这交通,我们还在路口。 金默上了那辆“贼车”,朱老师还是那种微笑,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小陆老师在饭店等?咱们吃什么啊?我请。 朱老师笑,不用不用,一顿简餐,撮合两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哥高兴。 金默差不多要跪了,朱哥,朱总,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说,小陆老师要是指点我一二,以我的天赋,是吧,想不出来都难! 朱老师说,出不出来都看你自己了。 金默突然很圆滑地说,不不不,那还是得看朱老师您。 到了饭店包厢门口,朱老师止步了,朱老师说,你一会儿进去,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镇定,若你实在觉得没辙了,就看一眼微信。我给你锦囊,行吧? 金默说,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明白,整得那么邪乎? 朱老师突然拱了拱手,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金默,兄弟,此刻沉默是金,咱们进吧。 朱老师率先推开了门,清脆地喊了一句,久等了啊。金默再次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尾随而入。 金默从小到大不是没有在KTV、饭店、酒店进错过门,甚至也有数次不小心走进过女厕所,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那么尴尬、不自在。 虽然是吃饭的地方,饭桌旁却没有坐着人,甚至整个屋子里都没有人坐着。金默与朱老师刚进来,就看见了里面的两个人,一个站着,另一个跪着。跪着的是男生,金默与朱老师进来的时候,那男生似乎正在往自己脸上抽耳光。金默愿意缴纳千八百块钱给慈善机构,如果可以让自己不看到这一幕,特别是当他发现站着的那个女生是糖糖的时候。 男人因为金默等人的突然闯入而站了起来,糖糖冷笑了一声,你走吧。她又猛然转身去看金默,原来她是看到了金默的,你来了啊。 男人有些神经质地看了一眼金默,又看了一眼朱老师,然后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糖糖。 朱老师也用同样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金默,然后轻声却又清晰地说,金默,你对得起我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糖糖显然知晓了金默叫什么,她马上也像老朋友一般亲昵叫了他一声,随即,她又似乎特别内疚地对金默说,这件事你可以听我解释吗?我真的是与他分手后才与你开始的,他放不下我,不是我的事。 金默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他慌忙看向朱老师,朱老师却是一副失望透顶的表情,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金默还没来得及解释,糖糖的前男友就拎着凳子扑上来了。说实话,金默在那一瞬间是蒙了的,他的脑子还在消化走进这间包厢之后发生的狗血剧情,一时间看着凳子砸过来也没有什么反应。他甚至还听到了糖糖的惊呼声,不过就在凳子快砸到脑门上的一刹那,时间像静止了似的,凳子悬浮在半空中。金默回过神一看,朱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手了。 他抓着凳子,云淡风轻的,反而是糖糖的前任涨红了脸。凳子再也不动一毫,直到朱老师将凳子轻轻拿下,放在了地上。 朱老师对糖糖的前任说,你女朋友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这位小兄弟呢,可能在今天之前都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你不要把自己对感情的失望转换成对他的愤怒。王小波说过,所有的愤怒都是源自自己的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