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默话里有话地说了一句,是啊,真铁。 此时他的肩膀如被铁砂掌拍过一般疼痛。 金爸把脸转向了金默,儿子啊,我这次来呢,主要是有几个事情想与你说一下。 金默实在忍不住了,爸,你还是先说一下你怎么就……金默没有说下去,眼神落在他父亲那花里胡哨的打扮上。 金爸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你别着急,我一会儿与你说完了,你就明白了。 金爸挥了一下手,服务员直直地出去了。 金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金爸于是娓娓道来,第一呢,为什么今天老爸来给你过生日呢,我是觉得,昨天应该是属于你妈的,对吧,儿子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所以我觉得昨天,我作为你爸爸,是不应该来分享你对母亲的感恩之情的。 金爸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来,放在了金默面前,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金默看了一眼,估计是几万块钱吧,他没动心,也没有厌恶,只是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第二呢,就是,爸爸这次来北京,也是想郑重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觉得自己可能有第二春了。金爸继续说道。 朱老师正在喝酒,差点给呛到了。 金默淡然解释道,他想把我妈给追回来,他们离婚了。 金爸点了点头,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傻的一件事,不过我觉得把她追回来呢,一定会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聪明的事! 金默一脸麻木的表情,他们闹离婚那段时间,他不愿意回想。 这时候,反而是朱老师举杯了,那金叔叔,我提前预祝你第二春春暖花开! 金爸用手指了指朱老师,儿子啊,你这个朋友,靠谱。 金默说,爸,你喊着追回妈,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这次你郑重了又会怎样,就是把自己打扮成非主流吗? 金爸叹了一口气,你妈以前老说我不尊重她的职业,这次我就以身作则来支持她。 金默只能再次对一旁咋舌的朱老师解释,我妈是服装设计师,你别想多了。 金默说,爸,你能确定我妈看到你这一身打扮不气得流鼻血? 金爸拍了一下桌子,她要生气呢,也还是好的,说明她对我还是有情绪的嘛!现在你妈,看我就像是透明的,眼神都能直接穿过我。 金默说,爸,你们复合这件事,我是支持你的,但是你也得考虑一下我妈的感受,是不是? 金爸特别霸气地说了一句,女人啊,有时候你不能考虑她的感受,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感受是什么。而且这一次,我在北京呢,也特地报了一个大师班。一会儿见完你,我还要见一下大师。 金默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了,那我也祝福老爸你早点追到我老妈。 金爸说,好,所以我有个事,想让你帮忙。 金默叹了口气,我与我妈谈过很多次了,她已经死心了,至少我是很难让她枯木逢春了。 金爸说,不是不是,爸爸不是想让你帮爸爸去追回她,这还是爸爸自己来吧。老爸就是想让你来继承家业,那我呢,就有时间去追求爱情了。你这个年纪嘛,正好是打拼事业的年纪。 金默几乎要大笑了,爸,朱老师不是外人,他也不是那种势利的人,咱们家什么家底,我还不清楚,你好好去追求您的爱情去,至于什么家底、什么打理,没这个必要吧。 金爸显然猜到了金默会这样说,他起身给金默与朱老师都满上酒,然后点了点金默面前的大信封,打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