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默把酒杯一摔,几千万?他妈的,老子现在有四十个亿! 朱老师点了点头,那又怎样?钱这种东西不要看得那么重嘛。 金默说,所以你其实比我更早知道。 朱老师点了点头,是啊,令尊希望我能够在你身边帮着你,自然会告诉我一些事,这是他对我的信任。 金默冷笑一声,你没有问问我就答应了? 朱老师说,除了我,还有谁更适合担任这份工作呢? 金默奇了怪了,工作? 朱老师笑,令尊看得起我,开了一个幼儿园工资五百倍的价格,我无法拒绝。 金默这才反应过来朱老师刚才说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得知自己拥有了几千万后会是这种状态”,是什么意思了,这句话敢情说的是他自己啊。 金默嘲讽了一句,你不是说钱这种东西不要看得那么重吗? 朱老师说,那也不能看得那么轻啊! 金默沉默了。 朱老师说,你还想认识陆老师吗? 金默用力点了点头,你是觉得我有钱了,就不想认识她了? 朱老师微微摇头,不是,是我有求于你。而且这件事情呢,钱也解决不了。 金默说,那是,比如感情,钱能解决的话,我妈就不会离开我爸了。 朱老师招呼酒保再来一轮酒。朱老师说,你知道我一个华尔街精英为什么会去幼儿园当老师吗? 金默有点蒙,你是说自己是在华尔街英语进修过吗? 朱老师淡淡一笑,华尔街,美国的金融中心,以前我就在那儿上班。 金默当然想知道朱老师为什么会去幼儿园当老师了。他们认识也有几年了,微信聊的量也有几个G了。但是随着金默慢慢了解到朱老师更多才能后,他就更加奇怪朱老师为何会选择在幼儿园执教。华尔街精英,武术散打冠军,长得也马马虎虎算个帅哥,去哪儿随随便便不能找个工作。金默之前不是没有问过朱老师这个问题,可当时朱老师的回答是,毕竟天真现在只有在幼儿园才能找得着了。 今天朱老师好不容易要分享这个八卦,金默自然洗耳恭听。 结果酒吧到点了,驻唱歌手开始唱歌。 简直是震耳欲聋,根本听不清朱老师说了什么。金默一个焦躁,挥手让酒保过来,他手一指,给他们开个香槟。 酒保连忙点头,好咧,先生想听什么歌呢? 金默吐出一个字,默。 酒保一副了然的表情,是那英版本的还是周董版本的? 金默脸黑了,我的意思是,喝酒,让他们闭嘴。 酒保愣了一下。金默又补了一句,点最贵的,去吧。 朱老师有些赞赏地看着金默,你看,这人哪,有钱了,处理事情就变得有味道多了。 金默说,不,我只是觉得花这些钱听你的故事值得而已,那你就开始说吧。 朱老师说,不过我想听一个《再见二丁目》。 金默有点尴尬了,这样不好吧?! 朱老师说,你试试,人家一定会答应你的。 金默觉得无聊,就因为我有钱? 朱老师笑了,只是因为他们能赚钱罢了。 金默突然明白了,他又招呼酒保过来,果然,过了一会儿,一个沙哑版的女生开始唱起这首哀伤的歌曲来。 满街脚步突然静了,漫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 这一刹,我只需要一罐热茶吧…… 朱老师的脸色在流转的灯光下也变得哀伤起来,金默以为朱老师的故事的开场白是,那是很久以前……或者是,说来话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