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朱老师都没有铺垫一下,上来就直抒胸臆,因为我儿子在那个幼儿园。 金默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朱老师接着说,没错,我与你爸一样,我也离过婚,我在你那么大的时候,有过一场婚姻。算是闪婚吧,我们是在日本旅游的时候认识的,说了很多很多话。我记得那时候酒吧有一个华人歌手在唱歌,唱的就是《再见二丁目》,回国后,我们就结婚了…… 所以那次你去东京,就是去找寻逝去的爱情? 朱老师说,可是结果却认识了你。 金默笑,以后我写一首歌,就叫《相识二丁目》。 朱老师点了一根烟,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孩子。大概是坐完月子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她的青春不能就这样被埋葬了,她还是想追求自己的梦想,她要去留学,去美国。然后我们就离婚了,孩子呢,判给了她,她妈带着,到了上学的年龄,就送到了这家幼儿园。我那时候在投行上班,有空就过来看看,有一次我过来看我儿子,发现他正被另外几个孩子欺负,其中有个孩子说,你又没有妈妈,又没有爸爸……当时,我特别难受。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再找寄托…… 说实话,离婚,孩子判给别人了,我都没有很难过,可是那一天我看到我的儿子被别人推倒在地上却没有哭,麻木地接受这一切的时候,我突然就想保护好他。至少,在某个时间段内,我不能因为我们两个大人的幼稚,让他受伤。之后我就辞职了,然后很快应聘成了这里的老师。我前岳母接孩子的时候看到过我,但是我们达成了共识,不在孩子面前说这个。我就想陪他这三年,以前我总觉得这孩子的存在,是我与她的牵连,所以我就一直没有把他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但是后来我才明白过来,这个孩子就是我与这个世界的牵连啊。 金默不知道说什么,一个以为很熟悉的朋友突然说自己有个儿子,这种震撼程度虽然比不上自己突然有了四十个亿,但还是蛮震惊的。 朱老师继续说,你知道我是怎么认识陆老师的吗? 怎么认识陆老师的,这似乎并不是一个问题。 全国大多数人民认识陆老师都是通过电视荧屏上的作品啊。这些年来,那么多脍炙人口的电视剧,让陆老师走进了千家万户。本来,电视剧都是红明星,顶多红一个半个导演,从来都没有编剧什么事,可陆老师就有这种魔力,硬是站在幕后却闪耀在幕前。其实也并不是说作品是多么多么好,好到所有人都想看看下鸡蛋的母鸡是什么样子的。 而是陆老师实在太美了,有一次,记不清是开机还是宣传,她也就随着主办方出席了一下――事后听说是合同写的,不得不来,结果被那些记者误认为是女一号,咔咔一顿乱拍。陆老师还没来得及说明,真正的女一号就到了,一脸怒色地站在台上。结果是,有些记者扫到了她,却并没有当回事,因为两相比较下来,他们仍然还是觉得陆老师更像女一号。后来,虽然主持人澄清了事实,但是记者们的新闻标题《电视剧××编剧美过女一号》,已经在网络上炸裂开了,就是这么简单、直白,然后是两张对比的现场照片。有图有真相,真相真可怕! 陆老师的风情万种与那女一号倦怠妆容下的飞扬跋扈一对比,简直获得了一边倒的支持。那女一号也是可怜,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发发女明星都会发的脾气,耍耍女一号该有的大牌,却因为撞上了陆老师的清澈无辜而成了炮灰。而那个电视剧播出的时候,大家讨论的话题一直都是:陆老师本来就应该自己来演这个角色!剧中的女一号简直就是陆老师本人啊!如果陆老师本人出演的话,这个剧简直就会逆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