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狭路相逢,是意气相投。 朱老师点了点头,没错,这是其中一种,还有一种就是,有时候,配得上的对手,也可能是一生的挚友。 金默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是说,这个小遇,其实就是…… 没错,就是当年被陆尧抢走了许多风头的那个女一号。 她们如何由敌变友,又可以写成一部电视剧。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爱与恨可以切换得很快。她们其实也没有多少恨,都是外界强加的恨,而互相的亲近之意,反而是来自内心对彼此的认可。小遇对陆尧说,你总归还是比我优秀,你去演戏,也是可以的;而我去写戏,扑街。一个女人能够承认另一个女人比自己优秀,这就是朋友。这是唯一的证据。 她们成了好朋友,而且好到了其中一个被人追求的时候会提出一个要求――只有自己的好闺密能够找到一个恋人,自己才愿意打开心门。 小遇只是一个代号,那个曾经算是火过一把的女演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作陈阑遇。 陆尧说,我虽然离婚了,我还相信爱情,但是我的好闺密却并不相信爱情了。她人生的转折来自我,可我似乎没有力量去改变她,这是我的一个心事…… 做编剧,有一个准则是,写台词的时候,不要把话说满,就是说,要有一些留白给读者,这是很见功力的。 那天陆尧与朱老师聊天的时候,就是留下了这样的空白,朱老师却听懂了。今天朱老师与金默再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也留下了这样的独白,金默自然也听懂了。 金默只是无法接受,因此,朱老师就把他给垫上了? 朱老师自然能看出来金默因此不开心,他微微一笑,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为了自己出卖兄弟的人,不需要多久,你就会感谢我的安排。还是先说说你的事吧,你到底要不要支持你爸? 金默叹了口气,他要把我妈给追回来,这件事,我没有不支持的理由。 朱老师接着说,不过那四十亿,你不想要? 金默说,反正也跑不了不是? 朱老师说,所以你想过一段没有金钱束缚的日子,追求一下自己的梦想,看看自己的价值。反正实现了最好,最坏的退路也就是回去想想怎么败掉那四十个亿? 金默忍不住鼓掌,知我者,老朱也。 那天晚上,金默与朱老师还聊了很多,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堆,正因为说了那么多,朱老师说的那一句“不需要多久,你就会感谢我的安排”并没有被金默放在心上。 喝得差不多了,金默高调地招手让酒保过来,买单! 服务员过来了,金默一脸醉意蒙�地看着朱老师,朱老师有点意外,几乎是用嘴型说了句话,你都四十亿了,你还不买单? 金默也用嘴型回敬之,可是我暂时放弃了啊,而你这不是已经答应了几千万年薪的工作吗? 朱老师无奈,只能拿出信用卡,拍在了桌子上。朱老师又拿起了账单,靠,那么多钱? 服务员微笑,让乐队不唱歌与唱具体某首歌都是收钱的。 朱老师说,靠! 金默安慰他,刷吧,咱们也不差钱。 金默是被朱老师送回酒店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四十分了。金默看着这个时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仔细一想,四十分可能让他联想到了那四十个亿。四十个亿,当时可能真的会头脑冲动说,我不要,爱谁谁。但当这个数字慢慢进入到脑海里,又酝酿了一夜后,突然鲜活起来了。四十个亿,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