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心里算了好几笔,这个概念实在太大,即使是房价飞速增长的今天,四十个亿还是能够买到数不清的房子啊。 他正好靠在窗边,往楼下看去,看到了城市的清洁工人,而这时,正好闻香打来电话。闻香说,金默,我得跟你说一个事情……金默却问她,闻香啊, 你说北京的环保工人,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 大概三四千吧。 金默回了一句,那得多少个月啊?对了,你要说什么事? 闻香叹了口气,没什么,我到北京了,有点事,晚上过来找你。 金默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私人助理到了,不过,现在的他,也确实需要一个私人助理了。他心里突然又闪过一句玩笑话,这个闻香,眼光可真毒辣啊! 金默愉快地说,那就晚上见吧!我也有个事要告诉你。 挂了闻香的电话,金默的心情突然好了一点。闻香就像是燥热夏夜里露营时候带的一盘蚊香,她的存在可能并不那么起眼,却又那么重要。身边降临了这样的大事,朱老师是可以给自己许多智慧上的帮助,但闻香的存在却可以让自己踏实。 挂了闻香的电话,他正想着要给闻香开多少钱的工资呢,金父的电话就进来了。 金父说,醒了啊,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金默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我醒了?他立马去看房间里有没有摄像头,看身体上有没有被装了什么。 金父说,我刚打了三个电话你都在通话中。 非常没有创意,今天吃饭的地方还是昨天吃晚饭的地方。不过金默再次走进大堂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这里应该是家里的产业了,因为餐厅的名字带了母亲名字的一个字,带了自己名字的一个字。组在一起虽然很难听,但这是他们家的餐厅,无疑了。因为除此之外,没有人会把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 金父今天穿得更像是一个很有身价的人了,或者说,只是因为他告诉了金默这个真相后,可能去澡堂,金默也会觉得自己的父亲可能没有那么有趣――但确实像是有二十个亿的样子,而自己,嗯哼,是四十个亿。 今天的饭局只有父子两人,金默心里以为,父亲一定会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自己接受那四十个亿。没想到父亲神情冷淡,说,昨天我与你妈达成了一个协议。 金默感觉自己只喝了一口酒就醉了,你那么快就把我妈给追回来了? 金父说,我与她的事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但你的事,我们有一个共识。 金默黑着脸,你们是我的父母不错,但是请你们不要自作主张地就安排了我的人生,好吗? 金父说,我们没有帮你安排呀,只是让你做一个选择而已。 金默火气上来了,那我告诉你我的选择,我选择过我自己的生活。 金父却像是没有听到金默说了什么,自顾自地往下说,你想拿到那四十亿元呢,得有一个条件。 金默拍了拍桌子,爸,我不想要那个钱! 桌上的菜都振动了一下,但并没有撒落出来。 金默自己也吃了一惊,他竟然就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心里想是一回事,真正说出来,是另一回事。 金父愣了一下,他抓了抓嘴角,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气氛一下子沉重下来了。 金默有些扬扬得意,拒绝四十个亿,这件事可以吹一辈子牛了。 金父拿毛巾擦了一把脸,他带着老男人特有的那种处事不惊的温柔笑了,小子,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肯定觉得即使现在你拒绝了这笔钱,等我们两个老家伙蹬腿了,这笔钱照样还是你的。你先自由在你所谓的梦想上,然后你再自由在这笔钱上,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