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默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知子莫如父,对于金父的这一顿说,金默都没有什么好辩白的。其实朱老师也猜到了,金默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金父有点可惜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你坚持放弃的话,虽然这不是我与你妈妈想看到的,但是说实话,我们也是想了应对措施的。 金默心里滑过一个念头,难道我还有一个弟弟? 金父平静地说,如果你不要那四十个亿呢,我们就捐给希望工程了。毕竟,你不要,我们也带不走不是? 金默觉得嘴巴发干,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金父继续说,你想听听如果你想拿到这四十亿需要做点什么吗? 金默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许了。金默显然忽略了一个事情――如果有个人,有能力赚到四十亿,那他一定是不简单的。只是因为父亲想要追回母亲,总是一副失败者的形象,而且他向来都让金默以为他们是落寞豪门,于是金默就忽视了他的真正实力。金默轻敌了,显然,昨天金父投掷了一颗炸弹,这炸弹也在金默心底炸了,而今天,他才来收拾这一片废墟! 金父说,你如果想要拿这四十亿呢,就与闻香结婚。 金默一下子没听清,什么? 金父说,我与你妈在这个问题上都很统一,男人还是得先成家,再立业。给你四十亿,如果不配置一个管得住你的女人,你会飞掉。 金默说,你不是让朱老师帮我吗! 金父笑,但启动朱老师是在你能拿到四十个亿的前提下呀。 金默还是有点无法接受,爸,你开玩笑呢,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你太封建了吧。 金父说,我不是与你讨论,我就是告诉你一下。金父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好了,你要不先回吧,一会儿我还约了个人。 金默突然想到了朱老师说的那句话,以后你会感谢我介绍小遇给你的。他对金父说,爸,既然这样,我告诉你,我有女朋友,而且我们快要结婚了,她以前是个女明星,叫陈阑遇。 金父不置可否地看着金默,显然这是他没有料想到的。 金默忍不住拿出手机,你是不是不知道她,我给你看她朋友圈的照片…… 金父摆了摆手拒绝了,那这样吧,你看她最近哪天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 金默咽了一口口水,好啊,没问题。 金父没有问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到哪一步了这些问题,他又一次看了看手表,那你走吧。 金默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那些菜,此时,他是没有胃口的。他说,那我走了啊。 金父在背后追了一句,你告诉她,她演的那个婆媳剧,我还挺喜欢的。 金默干干地笑了一声,推门出去了。 而正要推门进来的,正是那个,糖糖。 看到金默从房间里出来,糖糖并没有任何吃惊,她大概早已从金默父亲那儿知道了金默。真是无巧不成书!金默看到糖糖也只有一秒钟的意外,他回想起在大街上她拦下自己说的那些话,又想到父亲最近要追回母亲,糖糖的出现,反而有些水到渠成。不过他嘴角带着那种淡淡的嘲讽,在金默的心里,糖糖基本上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一个正经女孩来谈工作的话,会穿得更严实一些吧!不过金默也觉得解气,父亲现在这样玩了自己一把,所以他也并不觉得让这个老江湖被一个江湖骗子耍一把有什么不好。所以这种嘲讽,虽是让糖糖看了,却更多是给予父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