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这件事如果就这样终止也没什么,北京有那么多公司,有那么多剧需要编呢!真有才华的话,大不了从头再来呗。只是父亲拿着四十亿的金蛋从天而降,砸得金默有点晕,绕来绕去,他有拒绝的矫情,却没有真的拒绝的勇气,而父亲开出的条件是,他要娶闻香。在他最讨厌她的时候,让他娶闻香,呵呵。 而朱老师因为一己私欲,把陆尧的好闺密、过气的女明星陈阑遇介绍给他,他是拒绝的,至少一开始他是非常冷处理地对待她的。但是因为朱老师那感人的爱情故事,也因为自己如果不找一个替代的人选,就要娶一个很爱很爱自己的人了,所以金默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赶紧与那个陈阑遇在一起吧。如果都是自己不爱的人,那选择一个不爱自己的反而比较好吧。 他与陈阑遇甚至素未谋面,现在却要被命运安排到这样一个狭小的渠道,他要向她走过去,拥抱她,甚至要与她在一起。苍天啊,如果他是一个角色,那支配这个角色的,绝对是一个真正厉害的编剧,因为这道题,就只有一个答案。 金默与朱老师相约去泡澡。 朱老师说,脱掉衣服,你也是一样的皮囊,忘掉那四十亿,咱们聊一聊。 聊什么? 聊怎么把四十亿搞到手。 朱老师在水里劈了一个水花,以你对你爸的了解,他真的会把钱捐掉吗?这逼婚也是绝了。 金默被溅了一脸水,说,好了,我现在是这样理解这个事的,就是帮你而已,这样我心里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英雄。 朱老师说,也是,咱们都是简单的人,不要把自己复杂化了。你也不要有那么大压力,觉得与这个姑娘在一起,你就不能幸福了。你就简单接触,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的话,就暂时勉强在一起呗。 金默转过头盯着朱老师深情地看了整整三分钟,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每次说无耻的话的时候都显得那么纯良? 朱老师靠着水池,仰看天花板,咏叹了一句,是要吃过多少苦,走过多少弯路,承受多少委屈,才会看起来那么纯良啊? 金默点了点头,是一句好台词啊。 洗完澡的行程,是去见陈阑遇。金默这才想起一件事情来,我们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好像你一直都在做我的思想工作,好像我答应了,这件事就成了,但你不是说这个姑娘不相信爱情了吗? 朱老师胸有成竹地道,嘿,你能想到这一层,我还是挺开心的,不过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是请了高手,帮你构建了你与她的前史故事的。只要你好好理解和表演,再加上你的外表与谈吐,拿下她,不是问题。 高手?金默有种不祥的感觉。 是啊,其实你也知道的,就是那个糖糖,听说她还在给你爸做顾问呢。 金默突然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糖糖与金默约在了咖啡馆。 糖糖本来挑选了一个距离两人差不多的咖啡馆,金默却问了一句,那儿距离你公司多远啊? 糖糖似乎还用地图查了一下,打车过来二十多分钟吧,你过来十多分钟。 金默算了一下,要不这样…… 糖糖还在打字,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 金默后面的话来了,你反正都要二十分钟了,索性再加个十分钟,就到我酒店下面的那个咖啡馆,我请你喝咖啡,如何? 糖糖并没有怎么计较,她在微信上给金默发了个PPT,这个你先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