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啊? 你与陈阑遇的前史故事。 金默随便翻了一下,就被曲折的故事给打动了,他突然觉得自己自称编剧简直是一种嘲讽。 什么时候编的啊? 熬了好几个通宵呢,你可不能辜负我啊! 她给金默和陈阑遇规划的前史大概是这样的:金默以前在某部电视剧里看到过她,而她当时演的剧情与金默的经历恰恰相近,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电视剧中,离婚都是最常见的剧情,不过让金默感动的,就是陈阑遇演的这个故事。用糖糖给金默安排的情绪提炼来说,就是一份孤独遇见了另一份孤独。延续这种感动,金默逐渐将自己的喜欢投放到了陈阑遇的身上。 一份孤独遇见了另一份孤独,听起来像是说,两份孤独就不会孤独了。 北京的咖啡馆不如上海的有情调,但好歹也还算是咖啡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浪漫气息的。金默去点咖啡,糖糖像是习惯性地说,卡布基诺,不加糖。金默愣了一下,开了一个蹩脚的玩笑,是因为你自己太甜了吗? 糖糖却没有领情,只是漠然地看了金默一眼,等金默端着咖啡回来,糖糖突然说了一句,其实吧,要说谈恋爱,是没有什么招数的,你人好,有感觉,怎么来都可以。 金默琢磨着这句话,所以找你的都是人不好的? 糖糖说,倒也不是,就是没有感觉的比较多,让没有感觉有了感觉,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金默笑,是啊,我知道啊,有哪里不对吗? 糖糖说,我只是刚才在车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种感觉是真的感觉吗,还是一种错觉? 金默说,那你要不想明白,咱们还能开工吗? 糖糖说,人生很多事情不就是你想不明白,但是你还得去做。 金默却开始矫情了,说实话,为了那四十个亿,让我去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去骗一个姑娘,对不起,我做不到。你说得很对,我不想利用她的错觉。 糖糖似乎很惊讶金默能说出这番话来。 金默又说,我爸和我妈不一样,他们是有感情的,还是拜托你多帮忙。 糖糖说,但是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啊,朱老师怎么办? 金默显然也是想过这个问题的,朱老师自己搞得定,我相信他。如果连朱老师都搞不定,我不觉得这是真爱,而且,最后不是还有你吗? 人生就是这样奇怪。人不像机器,如果是机器,大多数时候都没有什么意外,一切都按照设定运转。可人呢,总会有许多自己也无法掌控的意外。 如果不是糖糖提示金默,可能金默并不会产生这样伟大人格才会有的想法。 金默以为朱老师一定会对自己失望,毕竟他临阵脱逃,影响了朱老师的财运,也影响了朱老师的爱情运。但朱老师反而很欣赏地拍了拍金默的肩膀,作为你的哥们儿,我觉得你说的话没毛病。我自己的爱情我自己搞定,你不要因此有压力。 金默大为感动,哥。 朱老师叹了一口气,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也想通了,与一个人在一起不应该是这么复杂的事,我爱你,你爱我,我们很快乐,就够了,其他绕来绕去的都是多余。一个女人但凡说自己没有准备好啊,这那的,就是不喜欢我而已。其实道理我一直都懂,只是不甘心而已。 金默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你境界那么高。 朱老师笑,你都这样决定了,我除了支持还能怎样,躺在地上打滚?这件事情呢,主要啊,你得与你爸沟通好,毕竟是四十个亿啊,别把老爷子顶在那儿,慈善是要做的,但是你不能两个人话赶话地真把四十亿捐出去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