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默瘪了瘪嘴,这可难说。 朱老师一本正经道,或者你可以建议一下,捐给我呢,也行。 玩笑过后,朱老师又来了一句,对了,你要是有心情,咱聊聊你妈呗? 怎么,不能从我这里走钱了,打我妈的主意了? 朱老师叹气,我觉得你爸挺好的,想帮他一把。 金默的妈妈是一个特别的女人。 特别的女人是怎么定义的呢?就是与普通的女人不同。 普通女人大概不会因为梦想而离婚,虽然金默的爸爸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忙工作疏忽了她,才让她提出了分手。她从来没有反驳过这种说法,这也是金爸越来越觉得她好的理由之一,虽然是她提出的离婚,但也默认了男人事业太忙、太成功这个说法。诸如这样把一切交给时间来回答的智慧,是现在年轻女孩所没有的。 金妈妈离婚后,真的是越过越精彩,很多女人都放不下孩子,她却并不觉得儿子还需要自己的唠叨。即使她有很大的智慧,但是他那个年纪大概也并不会接受,于是再好的道理也只是唠叨。与其做一个狠心的、绝情的母亲,她还不如藏着一份包容的、关注的心。 金妈妈故意与金默保持了一种非常疏远的关系,两个人彼此没有太多的联络。父母离婚后,金默极少提起自己的母亲,这反而是他对外有钱少爷身份的另一个加分项,有些女孩会觉得没有婆婆是一件很好的事。这让金默从心底觉得厌恶,也让他明白过来,他对母亲的那种漠然的里子里,原来也有很多温柔在。 把遗产留给金默这件事,她是抱着反对态度的,所以她提出了让儿子先结婚再立业,后来金默的父亲将这个条件降低为先恋爱后领取礼包,这几乎就是直接赠送了。但是她也默许了,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就像她了解自己的男人。她对金默的父亲说,与其把这笔钱给他花,不如让他有意义地花。金默的父亲点头,还是你高啊! 两个人密谋好了一切,反正金默所有的反应都有相应的对策守候着,所以她还是静观其变,带着孩子般的心态看着一切发生好了。 至于金默的爸爸追自己这件事,她并没有急于表态,慌什么呢?她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了。她说,先把儿子的事情处理好吧,年轻的时候太草率,老了还是要买单;老了再草率,就没有机会买单了,所以更要谨慎。 金爸忙点头,那一会儿金默来,你们要见一面吗? 不了吧,我的儿子,我不想在你的局上见。 金妈妈优雅地起身离开了。 金默很平静地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金爸,金爸倒是也很平静,那好啊,不过我还是要拜托你一件事,就是咱们这个公益的事,我还是想交给你去做,毕竟这是积德的事。 厉害了,父亲大人玩真的,你不按照我的规则来,好,四十亿我捐,而且还让你亲手去做这件事。 金默点了点头,嗯,好,我会把每一分都用好的。这时候他肯定不能。 金爸说,那接下来,你打算去干点什么呢? 金默装了一下,天地间,总有我立足的地方,您就看着吧。 金爸说,你呢,还是很像我的,特别是不要这笔钱。我觉得这样更好,因为如果你有能力,自己也能赚;而你没有能力,给你那么大一笔钱,是害了你。 金默没有表态,只是问,你追我妈追得怎么样了? 金爸摇了摇头,难啊,这个女人比当初更难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