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康康却一直摇着头,“不是不是,钱是小野给的。你被带走的时候我舅去医院找周陶然了,店里现款财务又刚取走,多亏小野手上有钱,正好五千八,全给我了。你说小野这人也挺逗,我还以为他比我穷,想不到身上带了那么多现金,这绝对是他的全部家当。我就说他人好吧。” 这下封澜全明白了,敢情他早料到会有这个下场,套都设好了,他就优哉游哉地看着她往里跳。她言不由衷地说:“真是个好人!” “我舅还让我问你,你一个人干不了今天的事,还有谁掺和进来了。澜姐,你还有帮手?” 封澜皮笑肉不笑地对康康说,“你说,要是我告诉你舅,我请了个职业杀手他信不信?” 康康愣了愣就笑开了,“哎哟你真逗,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要这么说,我舅不把我劈了才怪。” 封澜谢过康康,与他道别后回了自己住处。洗澡时,她发现自己手腕上一道明显的红印,那是丁小野强行将她从停车场拉走时留下的痕迹。人都说酒醉心里明白,还真是这样。封澜现在已经没有了当时那种非收拾周陶然一次不可的冲动,但下午发生的事就好像一出狗血的老电影在她脑子里来回放映。 她记得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给了丁小野之后,他似乎离开了一会儿,拿走了她的车钥匙,嘱咐她在某个角落里等着,不要随意走动。封澜被他牵着鼻子走,正怀疑自己被他骗了的时候,忽然间,周陶然头上套了个装烟的礼品袋,就被人按到了她身旁那辆车前。 封澜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看着被捂住头、反剪双手的周陶然在原地转圈、挣扎、咒骂、跌倒,她竟像一尊泥塑般动弹不得。直到十几秒后,周陶然放弃了抵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封澜吓得退后一步,却听他含糊又凌乱地诉说着――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新娘与他感情很深,肚子里有了宝宝,还在等着他回去,要钱要东西都好说,只要别伤害他。 周陶然哭了,即使看不到脸,封澜都能感觉到他的涕泪俱下。她不敢相信,曾经他在她眼里是那么强壮、野性而富有魅力,他一周上三次健身房,声称有一次见义勇为以一敌三打退了酒后闹事的人。可是就在现在,他头上套着一个红双喜的纸袋,手上绕着的是他自己的领带,她还没动他一根手指头,他就哭得像个孬种,只知道拿他那上不得台面的感情破事博取同情。 封澜气不打一处来,捂着嘴,举起手上小牛皮的肩包就往周陶然身上砸。他呜呜地哭,连大声喊叫都不敢。封澜手起“包”落,想着他当初苦苦追她时的誓言,口口声声说爱她时的背叛,唾骂婚姻制度时的嘴脸,还有他给她一切的失望和羞辱……她总是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优雅而理性,结果他说她连吵架都没有激情。“让我们冷静一下”他听腻了是吧,那么她就索性把这段时间憋在心里的所有愤怒用最激情澎湃的方式一次返还给他。 周陶然不是说听到她高跟鞋的声音就全身紧张?封澜打累了胳膊,脱下高跟鞋就往他的头上砸,只一下,就被丁小野钳着手拖离了现场,只留周陶然捂着头跪坐在地。 封澜当时反踹了丁小野一脚尤不解恨,丁小野也不吭声,引着她左拐右转出了酒店,在后门给她拦了辆车就让她走,临行前只说了一句:“我帮你做到了,你也记住答应过我的。” 两人分别后,封澜不知道丁小野去了哪里,她让出租车司机把自己送到餐厅附近的一个KTV,独自要了个小包间唱了两个小时的歌,把苦情的、激烈的调子统统唱了个遍,最后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她醒来,懵懵懂懂地打算回家换件衣服时,周家的人已经领着派出所的民警候在她楼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