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鹿心如鼓擂,即便凉爽的海风吹在身上,她依旧热的发烫。 她和弗里希十指相扣并肩走在海边,海风吹起了林小鹿的裙子,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许是因为这会没有直播分散她的注意力了,和弗里希十指相扣触碰顿时变得更加清晰敏感了起来。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牵手这个动作的主动权是在林小鹿身上,她害怕弗里希会拒绝但小女生的心思又让她忍不住想跟他有点不经意的肢体接触,于是干脆眼一闭心一横强行牵了他的手,可是后来直播关上之后她就因为心跳太快而僵住了。 本以为他会立马松开她的手却没想到变成了由他回握住她的手,牵着她走到了海边漫步,而这一路,弗里希也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就像完全忘记了有这一茬了一样。 “弗、弗里希先生。”林小鹿踌躇这开口:“我们要去哪里?” “一起吃晚饭,顺便我要向你介绍一个人,她可以做我们这算时间的摄影师。” 弗里希用的是she,林小鹿极为敏感的看了他一眼,但紧接着又觉得自己的感应过于激烈,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又撇开了目光。 “她是你的朋友么?”她故作随意的问道:“跟我们同龄么?我应该怎么称呼她呢?” “他跟我的关系可不是朋友那么简单。”这个时候弗里希先生的恶趣味就又显露了出来,他明显看出了林小鹿脸上露出了在意的表情,却坏心眼的说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你可以叫她NANA。” 于是一门心思的猜测NANA真实身份的林小鹿再一次错失了一个看透弗里希大灰狼本质的机会。 “嘿,这里。”身材火辣高挑的东方女人朝他们挥了挥手,起身迎了过来,在看到林小鹿之后立马转用中文说道:“你就是林小鹿吧,本人要比视频漂亮哇!我是NANA。” 林小鹿打死也没想到这个NANA竟然也个中国人,不过再仔细一看就发现她是个混血,应该是居住在丹麦的华侨。 “您好。”林小鹿瞧瞧打量着这个漂亮的姑娘,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想多了,心里莫名还出来了点小委屈的意思。 NANA长得好看身材也好,,而且还和弗里希关系不一般,一看就跟跟她这种靠可爱吸粉的一看就不一样。 林小鹿想,就算弗里希喜欢东方姑娘恐怕也会先喜欢上NANA这样的吧。 “我等你们好久啦,我刚实在太饿了就自己先点餐了,你们随意吧。”NANA一边说这一边亲密的拉着林小鹿朝订好的餐厅座位走去:“我可以叫你小鹿吧,我听乔说了你们的协议了,我觉得超级有趣,所以自告奋勇来做摄影师!我们什么时候拍摄第一个视频?我都快迫不及待了。” “我计划是打算今晚就拍,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呢?”林小鹿没想到NANA竟然对它们的拍摄计划这么好奇和喜欢,她黑眼珠滴溜溜的在两人身上打转,试图看出来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自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够隐秘了,却没想到自己的一言一行早就被两个当事人看的一清二楚。乔·弗里希看着她的小动作目光专注而温暖,向来冷硬的面容显得柔和了许多。 NANA朝他挤弄了一下眼睛,露出了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不如,我们现在就拍吧。” 她迅速拍板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