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结束那天天气阴沉闷热,唯有高三学子满腔的兴奋与解脱却如同那些从窗户外洒出的纸一样,白色纷飞,如同整个夏天与青春的祭奠。 校园还是那个校园,原本每天看到厌烦的景致只有到了今天才生出几分不舍,这种感情说不清也道不明,六月的校园里遍布的香樟树,阳光下反射出璀璨光芒的喷泉,那些仍显青涩的面容交叠出现在往事里。 韩嘉语和班上的同学去吃散伙饭,整个火锅店的大厅里几乎都是学生,窗外下着雨,没有春天那样细雨的缠缠,只有夏天的闷热滴滴答答混杂在雨滴里。 而窗内冷气开的足,饭桌上也很热闹,仿佛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道坎后,所有只知道埋头苦读的学生一下子释放了天性,敬酒,调侃,依依不舍,甚至好多暧昧不清的感情到了这一刻也变成勇气的试炼。 酒,一瓶瓶的上来,所有人仿佛都知道,此时一别,就再也没有相聚之日,纵然再能相见,也不能同此时一样干净纯粹,于是酒,就成了媒介,一杯杯酒下肚,仿佛在洗净这一年内的压抑,三年内的欢笑与泪水。 此时,嘉语身边的闺蜜程喻这样问她,呐,嘉语,你的初恋是谁。 嘉语只是下意识抿嘴唇,把桌上的酒端起来喝了一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打算敷衍过去的问题,她却说,“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真有啊?听你这语气肯定不是我们班的了?嘉语,你可藏得够深的。”程喻眼睛亮亮的,像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不容易啊,万年不开窍的木头居然也有初恋? 程喻正准备好好盘问时,却被说话声打断了,原来一个女生像是喝醉了班满脸通红地站起来,所有人都看着她,那是班上学习委员陆婷,平时很是稳重大方,处事手腕漂亮,重要的的是人家长得也漂亮,或许就是每个女生都会羡慕的类型,因为几乎没有缺点。 陆婷说,许世延,说实话吧,我挺喜欢你的。 这下全班都起哄起来,不知谁大喊,陆学委原来早就心有所属啦,难怪没有被那个8班的篮球队长得手啊。 众人皆知高二时8班有个男生追陆婷可谓煞费苦心,没想到陆婷一句以学习为重就把人家堵得心都碎成一片片了,拼都拼不起来。这时班上的男生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又不知谁又喊,班长,许世延,表示一下呗。还有喊,在一起,在一起之类的。 那边廖东一脸促狭,用手肘顶了顶许世延,说,哥们,可以啊,陆美女都喜欢你啊。 许世延先是有些惊讶,但许世延毕竟是许世延,从小到大情书也收过很多,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站起来。 这时原本嘈杂的环境突然安静下来了。 “陆婷,谢谢你,我很荣幸。但抱歉,我没想过这个时候谈恋爱。”说完,许世延端起手边的酒一口喝完,温和俊朗的脸让人很难生出恨意,他向陆婷致歉似的笑了笑,坐下来了。 那边的陆婷眼里先是闪过一丝失望,但是骄傲如她很快便遮掩过脸上的那丝尴尬,也喝了口酒,说,“我知道的,班长,喜欢是喜欢,现在都要毕业了,不过是说出来不想委屈自己罢了。我还要找帅哥呢,不想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 女孩子的眼睛亮亮的,脸颊绯红,那份羞涩也是恰到好处,娇憨之中多了几分女孩子的楚楚可怜。 说完,酒桌上气氛又热闹起来了,陆婷看似大方的反应化解了尴尬的场面,程喻在她旁边说,陆婷真是太帅了。 嘉语这时注意到陆婷不再说话,表情木然,完全不似刚刚那般鲜活明亮,她一杯杯喝酒,眼眶泛红,眼角似乎也是湿润的。 嘉语叹了口气。 似乎也感受到这个女孩子的酸涩,她看向许世延那边,那个少年还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光华内敛,如同没有出鞘的宝剑,但单单是放在那里就足够吸引人的目光,这样的人,喜欢上他,似乎是很简单的事。 她眼角扫到许世延旁边的廖东,是和班长走得比较近的人,但那个少年和待人总是如沐春风的许世延性格相差很远,他眉目疏朗,为人热情,有些大大咧咧,对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界限分明,有一点所谓江湖义气吧,他球打得很好,微笑的时候两颊有酒窝,嘉语总觉得这样的男孩子才是尘世里的明珠,他没有那么高不可及。 但不知道是不是许世延的原因,导致别人提到他,总会加上一句,哦,那个3班体委嘛,和许世延关系很好啊,也蛮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