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那天徐微雨穿得很……英俊潇洒,文质彬彬。看到我就问我怎么样怎么样?我说还行。吃饭的时候又问我怎么样怎么样?我说很不错。倒酒的时候又问我怎么样怎么样?我没耐心了,说,很行!周围人看过来,徐微雨笑道:“没事,我老婆说我很行。” “……” 订完婚后,徐微雨说要去旅游,于是报了团。 巴士上他就靠我肩膀上睡觉,我就奇怪了,老吵着要出来看风景的人上了“观光车”却是睡大觉。 我推推他头说:“你什么心态呢?” 他嘿嘿笑着说:“让我实现一下当年你坐前面车,我坐后面车,死活碰不到的情况,现在,让我圆满一下。” 我沉默半晌,说:“这话有语病啊。” 微雨:“……” 这两天天气热,微雨只穿个长裤,裸着上身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我看他两眼,他扭捏地甩一句:“别耍流氓啊。” 我不看他了,他就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安生。 我最后投降说:“你到底想干吗?” 他红着脸回:“想。” 我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 深深觉得那句“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对极。 我的QQ、邮箱账号和密码,徐微雨都很清楚,也经常让他帮我挂着。对此我好友说:“这种信赖度和自信心现今社会已经很少有了。”好友又问:“你男友的号你有没有登过?” 我说没有。然后朋友开始奋力怂恿我去登徐少的号!我听她讲得起劲不好拂她意就随口答应了,我那天回家,开电脑的时候就随口问了一句:“微雨,要帮你登QQ吗?” 他愣了愣,说:“不要!” 我看他表情怪怪的,心想,难道真的有所隐瞒?不过当时也没在意,之后一天我去书房,电脑开着,徐微雨人不在,他的号却在线上,也不算故意看,桌面上的窗口打开着。 “徐爷,有空出来吃饭嘛,带上你家小顾同学!” “爷没空,顾清溪更没空。” “你们是在生产报国还是怎么着?这么忙?主要兄弟们想见见你老婆嘛,多少年不见了。” “你跟她很熟吗,干吗要见她?” “别嚣张啊徐同志,小心我当面对你老婆说你这人高中时每天在寝室里幻想她!微雨你那高贵的形象哈哈哈哈哈!” “呵,那你得有机会见到她啊。” “……雨哥,有的时候,你真的挺狠的。” 我……关了窗口,看了看他QQ的归类,同学、同事、德国、亲人、爱人。爱人里只有一项,是我的号,徐微雨备注的是:My love! 我想可真够通俗易懂的。 我要站起身时,被后面的人按住了,我当时还真有点心跳加快。仰起头看到徐微雨正笑眯眯望着我,他眉啊眼啊都带了愉悦,说:“终于等到你查我号了,我表示很欣慰。” “……” 周末去学校办点事,微雨也跟着去了。他不喜欢开车,从来都是赖副驾驶座上,今天很难得他开车,我坐旁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乐着说:“爷今儿高兴。” 他最近的口头禅是:爷…… 我之前问过他,“你从哪里学来的?” 他答:“你弟那匹野狼自称小爷,得,那我就大爷呗,不过想想大爷又有点不靠谱啊,就干脆爷了,帅吧?符合形象吧?” 我看着身边的人,徐微雨在我的面前一直都是高中时候的性情。我忍不住摸了摸他的侧脸,他说:“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幸运,如果没他,那我的日子一定很冷清,读书、毕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到了一定年纪父母会安排我相亲,可能会跟一个只是看着顺眼但也没有多大感情的人结婚。 我说:“微雨,你很帅。” 他大乐,“你到现在才发现啊!” 从来不缺乏自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