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装修,母亲让我画两张画放客厅,省得去买,花钱又花时间。于是,我又要开始画画了,可是家里的颜料干了,画布搬家扔了,所以得重新采购,于是隔天去了油料市场,中途小弟电话进来,上来就是:“Where are you?”   我说在买东西,他又说:“When back?”   我说:“你给我好好说中文!”   小弟摔手机,“那谁谁谁说英文你怎么不说他?他还说德语呢!你偏心,你无赖,你对得起我吗?我是你弟啊!”   我一手画板一手颜料耳朵下面还夹着手机,也火大了,说:“怎么着,他是我男人!”   对面静了几秒,然后我听到徐微雨的声音,“哈哈,小子,愿赌服输,拿钱出来!跟我斗你还太嫩。”   我……   小弟在家第二天,我就看到他QQ签名换成了:“回家真无聊啊!比学校还无聊。”   我当即跑到他房间拎着他的耳朵说:“还无聊吗?还无聊吗?”   小弟哇哇叫:“温柔的姐姐是恶魔啊!”然后喊,老妈救命!   我下意识就回:“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抬头看到徐微雨站在门口,他淡定地回:“我该救谁呢?”   晚上被徐微雨拖着去他那儿,他洗完澡躺在床上,衣襟微敞,眼露媚丝,说:“清溪,你也对着我说一句‘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吧。”   真的是……   小弟在家总待不住,没过几天就喊着要长霉了要出去遛遛,然后拉着我出去逛大街。   小弟看到马路上来来去去穿着时尚的美女,回头看看我,再看看美女,再看看我,然后很真诚地疑惑道:“徐微雨怎么会看上我姐的?”   “……”   一晚,跟小弟和男友去看电影,小弟想看《X》,男友说:“还是《Y》比较好。”我说:“那就《Z》吧?”小弟和男友都表示好。   徐微雨在国外的时候玩游戏玩得比较多点。   而他的游戏人物名字叫:清溪的男人。我看到时深深冷了一把。   而小弟吵着跟他玩过几次游戏,因为在现实中杀不了他,只能到游戏里去痛快一把!   “不过……他顶着我姐的名字,不能杀,可又看到后面那‘的男人’就他妈的特手痒!”小弟每回打完游戏都会这么号一句。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了,说:“徐微雨,你是不是男人啊?!顶这么个名字,给我改过来!”   微雨淡淡道:“我是男人,不是明写着吗?”   小弟:“你就不能用一个正常点的名字?!”   微雨:“你说‘清溪’这名字不正常?”   小弟:“你别血口喷人!我没说我姐名字不正常!啊啊,气死我了,你才不正常呢!你们全家都不正常!”   微雨回头对我说:“清溪,你弟弟说我们家都不正常,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说他是不是也在说你啊……” 小弟吐血:“你,你,你……姐啊!!!!!!”   可怜我那没被人欺压过的弟弟每回都被徐微雨气得跳脚,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我真想告诉小弟你是真斗不过他的,微雨是对着市里某书记都能说一句“发型不错啊”的人,那领导是光头,据说微雨的爸爸当场“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