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画画,画水彩,几笔勾勒了一个人,用的是青灰色,所以那人看着很有几分凄凉。突然有感而发就在旁边写了几句:“你不想再看到我,那么只这一世,让我与你死在一起,我已没有轮回。下一世我不会再找你,因为我已没有轮回。”写完自己冷了一下。   后来这话让徐微雨看到,他看着那宣纸,又看了我半天,最后说:“那我去找你。”   ……这人的冷功比我还强。   徐微雨在家里越来越小孩子脾气,我怀疑他在外面是不是越来越冷傲。   早上他拍死了一只血淋淋的蚊子,在床上念念有词,“就算我们有染了,但我还是要把你灭了,因为我已经有爱的人了。”   “……”   我好多朋友经常会询问徐微雨关于经济的问题,甚至到最后连今年的肉价、明年的降雨量都问了。   我大学时期的寝室长有一次问:“徐少,黄河里可不可以游泳啊?”   微雨答:“你有什么看不开的吗?”   我高中的同桌,以前很文静的姑娘,如今已经很活泼,她问微雨:“徐微雨,你在德国那么久,对那里算知根知底了吧?我毕业之后想去外面发展发展,德国怎么样?”   微雨答:“这边如果没牵挂,不错。如果有牵挂,不如监狱。”   徐微雨玩游戏。我在外头看电视,有时去书房拿点东西,顺便就站他身后看他两眼。   后来他抬头看着我说:“清溪,你可不可以不要站到我身边?”   我想,歧视吗?就问道:“为什么?”   他扭捏了一下,说:“扰乱军心。”   “……”   徐微雨对“经济形势”很有研究,所以每次同学聚餐,都会有人问他:“微雨,你说我应该买哪只股票比较保险啊?然后,一生无忧,好吃懒做,坐吃山空。”   那一次聚餐我刚好也陪着徐少参加了,他指着正吃水果的我说:“娶个这样的老婆,万无一失。”   我……当天没吃早饭,饿得要死,一直在吃东西,可是现场就水果、糖果、瓜子,要不就是饮料,那些水质的东西是越吃越饿的。   我那天算是吃够本的。   徐微雨几个朋友自驾游,那天聚集之后,领头人说:“各位,带上你们的必备品,咱们出发!”   徐微雨转头看我,笑着说:“走吧,必备品小姐。”   七夕节。徐微雨送了一只盆栽给我,说:“玫瑰就一天的保质期,但它至少能存活一年,然后我明年再送你一盆,你看,我们的爱永远都是鲜活鲜活的。”   小冷也小感动。   然后,隔天,我看到徐微雨对着那盆栽摇头晃脑。   “你怎么一天就掉叶子了呢?早知道买仙人掌了!”   “……”   徐微雨说到我跟他的名字。   徐微雨:“你看,我,微雨,下下来,慢慢地,就聚集成了清溪。”   我愣了愣,说:“别耍流氓!”   徐微雨:“……”   他这次是真的难得一次正经,以及唯美地耍浪漫。   我……   我经常会不小心弄伤自己,脚啊手啊,从小到大几乎没间断过。前几天把脚扭了下,竟然伤及了整个小腿的筋络。去医院看,那医生淡定地看了我一眼,说:“姑娘你可真能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