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徐微雨北上出差时,我去见朋友。姑娘们都带了家属,我一个人去的。 A拿出手机给我们看她男人新买的车,小B拿着iPhone6看一下新闻说一句话,小C腻在男友怀里说,亲爱的,什么时候给我买一个LV? 我……看着我的落伍手机,默默喝果汁,偶尔答一句,车很漂亮,LV很贵呀貌似…… 小A抽空问我:“清溪,你家男人呢?” 我说出差了。 小B:“你这手机让我看看。” 我递过去。 小C说:“溪儿啊,换了吧,都过时的型号了。” 我说这款我用习惯了,而且能用则用吧,又没坏。 小B“嘁”了我一声:“这手机啊就像男人,不是坏不坏的问题,而是拿出来长不长面子的问题。” 赶巧我手机响了一下,是彩信,这次是真的巧,是徐微雨发了一张他自己刚沐浴完的照片过来(他平时都不发的),几乎是全裸,头发湿的,幸好还算有点理智,下面围了浴巾。 当天ABC纷纷表示顾清溪这辈子不需要换“手机”了! “……” 这照片之后我女朋友们手上都人手一张,逮谁都说:“这我男朋友!” 这事后来被徐微雨知道了,他委屈地说:“怎么我多了那么多女朋友我不知道。” 我看了他一眼,笑着问:“现在知道了,感觉如何?” 他幽幽地说:“我喜欢一夫一妻制!” 徐微雨有一帮关系很铁的朋友,平日有空出去活动,俗称男人帮。 有一次户外烧烤可带家属,徐微雨带我过去了,一到场就被人围观。 其实这帮人细数起来都算认识的,毕竟都是微雨的同学,而我跟微雨几乎一路同校过来。 有男生笑着跟我说:“同学,你可是徐爷从小到大的梦中情人!” 然后他说了一则往事。当时有我的参与,但我已经忘记了。 他说有一次我经过他们班外面的走廊,我见徐微雨在贴什么纸,贴得高所以有点颤巍巍的样子。我就说:“我扶着你吧?” 他回头见是我,含羞吞吐地说:“你扶我?那怎么好意思……其实没关系的。” 但我还是扶住了他……脚下的椅子。 他愣了半天,最后默默回首蒙头贴纸。 我听那男生说完就沉默了,完全忘记了有这么回事。 徐微雨忍着笑,在我后背戳了戳,说:“欺骗少男的感情。” “……”其实我想说,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吧? 烧烤活动中。 徐微雨在我面前就算是跳脱衣舞都面不改色,但在外面就是“沉稳冷静”,也不能说是装的,他本质里是有一些沉静的东西。 好比,烤鸡翅时,他沉静地看着我:“清溪,鸡翅烤熟一点。” 好……烤完了递过去,少爷又沉静地说:“我想吃玉米。” 我是无所谓,他平时也爱这么装模作样地闹我,身边的人就异样了,打闹着说:“不带这么秀恩爱的!” 徐微雨说:“这叫秀恩爱吗?这叫秀归属权。” 几名男生纷纷表示,雨哥就是雨哥!完全掌握主权! 徐微雨瞟了他们一眼,说:“我归属顾清溪。我只吃她煮的。” “……” 有人叫徐微雨出去吃饭,他基本都回答:“得问我老婆。” 然后就看他在家里转悠一圈,接电话说:“我老婆说最近外面的东西都不太安全,得在家里吃饭。” 我…… 有人问过他:“微雨,你女朋友是不是管你管得很严的?” 他幽幽地说:“当然严了,这年代好男人那么少了,不看紧点怎么行?” “倒也是!雨哥文韬武略,顾家赚钱,样样精通!嫂子不看牢点说不定就被别的姑娘抢去了。” 徐微雨停了停,鄙视地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哪?我是一定要让她管得我严点,她松懈了我没安全感!” “……” 就思路而言,为什么我觉得……是徐少你思路有问题啊? 基本上很多时候都是徐微雨一个人在杂七杂八地乱想。 有几次他躺在床上抱着我问我:“清溪,你爱不爱我?” 我说:“爱啊。” 他问:“有多爱?” 我摸摸他额头,“是不是发烧了?” 他默默转过身去了,过了一会儿又转回来抱着我笑眯眯地说:“清溪,你说我帅吗?” 我说:“帅啊。” 他马上问:“有多帅?” 我不知道他今天又怎么了,就说:“很帅啊。” 他开心地蹭,说:“那你喜欢帅哥吗?” 我想了想说:“不喜欢。” 他默默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儿又转回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清溪,我都随了你那么久,不管是什么品种的,你都只能牵着走了。” “……” 这人最近太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