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微雨回国那一年,被我正名之后,请了我寝室的室友们吃饭。   我们寝室长见到徐微雨第一句话是:“为嘛不是我跟你生在一个村?!”   徐微雨有礼回了一句:“就算我跟你一个村,我们也只能做兄弟。”   “……”   之后室长对徐微雨的评价是:“既有男人的成熟又有男孩的可爱!”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出来的。   前两天大学室长跟我发信息说:终于谈恋爱了!   后一天她又发信息跟说我:理所当然我又失恋了!   问其如此神速的原因。   她答:他跟我在一起是因为他知道我爹是当官的,他爹也是,不过官职比我爹小。他跟我分手是因为我爹是反贪局的官,有必要这么急着证明自己爹是贪官吗?!   “……”   大学里的另一位好友去做了整形,以前她便一直自称“整容达人”,回来之后跟我说要去追求以前暗恋的男生,圆了自己的少女梦。   我说:敬候佳音。   隔天她跟我说,对方愿意了!   我说恭喜。   姑娘说:“但我没同意!”   我问原因,她叹了一声说:“当初惊艳,完完全全,只为世面见得少。”   “……”   整容达人:“溪子,我又想去整容了!”   之前整了容,跟年少暗恋的人表了白,然后觉得当年自己眼光很傻很天真之后,这姑娘又突发奇想来了。   我说:“你怎么又想不开了呢。”   “我刚刚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发现人生没有了意义。”   “好端端干吗要自虐呢?”   达人:“……”   我:“……”   达人:“我只是想找一些闪光点而已啊!!”   我:“……然后发现全都是黑子(太阳表面常常出现的黑色斑点)吗?”   “……”   “……”   这段时间都在家陪家人,朋友来约出去玩都拒绝了,这次好友兰兰相亲,让我跨省陪着去,姑娘说是要用我的沉默寡言来衬托她的能言会道,用我的平常身高来衬托她一米七的模特身材。我说行啊。主要是刚好有事要去找她。   相亲完隔天兰兰电话来,说没成功,“对方拒绝的理由是喜欢乖巧娇小的姑娘,我还没嫌他壮呢!”   兰兰最后说:“清溪,我估计那人是看中你了。”   我说:“那你有没有跟他说我是有夫之妇了?顺便,我很纠结,我很娇小吗?”   兰兰:“难道是对比出来的?丫的原来我很壮吗?泪奔,我不是已经被你刺激得都减下去二十来斤了吗?”   想到此朋友一年前体重还在一百二十的时候,抱着我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到九十斤啊?!”   “兰兰,你的胸部压着我了。”   “我胸还在下面!!”   “……”   自此以后她发愤图强,半年从一百二十减到了一百。   兰兰:“难道爱情真的跟体重成反比?”   我安慰:“你觉得一只小猪会去喜欢一只瘦弱的小鸡吗?它肯定是依然喜欢丰腴憨实可爱的猪!”   “为毛我没有感受到丝毫安慰呢?为毛呢?顾清溪。”   “……”   约在同一座城市的室长逛街。   中途室长电话响,她看了眼,没接。   我问:“怎么不接?”   室长答:“先夫,没什么好讲的。”   “……”   之后没多久,微雨电话来。我当时脑子慢了一拍还是不知怎么地,看着电话好久。